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辣文肉文 > 随欲而安 > 章节目录 番番外之过生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番番外之过生日

    易谨言篇

    安涵跪在易谨言双腿间,小手移到他的胯间,那里已经膨胀起来,她轻轻地揉着,打开裤裢褪去neiku,男人胯间的粗长巨龙跳脱出来。安涵的小手抓着它,嘴唇去舔弄它的顶端,她又将整个guitou都含进嘴里,吮弄着。

    男人的呼吸有点急促,但脸色却如常,安涵含着他的时候他用手压住她的头部,强制地将粗长贯进她的喉咙里,安涵不适地咳嗽起来。却继续卖力地替他舔弄着,灵巧的手一边套弄他的粗大一边用嘴hangzhu下边的阴囊。

    易谨言的呼吸更重了一些,抓住她的下巴,将粗长猛地挺进她的口腔里,不断出入着。

    安涵的嘴里发出“唔唔”的shenyin。

    易谨言从安涵嘴里拔出来,少年上身穿着黑色西装,下身的长裤却已经褪去,高昂而强壮的yuwang从西装下摆里高高地挺立着,男人那样高大俊美,即使如此穿着,所透露出来的只是更加狂野性感。

    “趴在办公桌上”易谨言开口道。

    安涵跪在地上,她胸脯起伏着,chuanxi不定。抬眸看到男人胯间更加粗大的男根,她转头看了看办公室的玻璃墙面,好吧,虽然今日他生日呢,他最大。

    “放心,没人会看到,乖乖的趴好”易谨言轻声说。

    安涵慢慢站起来,她用手伏在办公室上,tunbu微微地翘起来,虽然相信外面看不进来,但人有些紧张,整个身子都有点轻轻地抖动。

    易谨言走过来,站在她的身后。他弯下身子,伸出修长的手指,将她的长裤慢慢褪到臀下来。安涵穿的是黑色的休闲裤,他并没有将它完全褪出来,而是让它依旧挂在她的臀下。现

    安涵身子成弓形伏在办公室上,tunbu挺翘起来,可以看到优美的tunbu曲线。她上衣的衣服完好无损,下身的长裤却被褪下去一半,只露出雪白的小屁股,这样的景像甚至比quanluo还更刺激男人的神经。

    易谨言看着雪白柔韧的小屁股,出手轻轻拍打了一下她的臀瓣,安涵下意识地打开了大腿,女性的xue口和菊门都显露无遗。那小小的门户已经湿漉漉的,像被露水打湿的蔷薇。

    易谨言双手将她的臀瓣向两边拉开,拉扯花瓣向两边分开,湿漉漉肉粉色的xue口正因男人的盯视开始痉挛着淌出蜜汁。

    “谨言……”安涵嘤咛了一声。易谨言的拇指向潮湿的xue口探去,手指很快隐没在粉肉里,被紧紧地吸住,安涵双腿夹紧,身子掠过一阵颤栗。

    易谨言拔出拇指,又将粗长的中指插了进去。

    “啊……”安涵shenyin,双腿力图合并起来,她的roubi剧烈地收缩着,将易谨言的手指紧紧地裹住。

    易谨言稍稍动了下手指,安涵的身子就不停地颤栗着,她的小屁股不自觉地摇摆着,看在男人的眼里让人血脉贲张。

    “这么湿了?”易谨言的手指并不过分在她体内停留,他很快拔出来。

    “哥哥,我要……”安涵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间被抽空,她感觉到空虚无助难过,她居然迫切地需要男人的粗大狠狠地将她贯穿。

    易谨言将肿胀的yuwang抵住女子shishilinlin的入口,用力地插进去。

    “啊……”安涵夹紧了双腿,湿热紧窒的内壁紧紧地将他包裹起来,他几乎插入了她的子宫,强烈的快感让男人猛烈地在她身体里choucha起来。

    安涵低声shenyin着,娇小柔嫩的身体承受着男人的粗硕,剧烈的撞击,她的身体不断摇摆着,男人每一次完全插入她,她都被撕开填满到极限。

    呼吸都急促起来。安涵那雪白的小屁股几乎被撞击的成了粉红色,易谨言每次猛烈的冲击,臀瓣的肉都不断颤动,那小小的肉口每次吃入那粗大的巨柱看得易谨言更加热血沸腾。

    易谨言插入的速度越来越快,粗大的肉柱不间断地挺入进她的体内,安涵的声音连成了断断续续的轻泣。易谨言终于狠狠地贯入她的子宫,将jing+ye喷在了她的体内。

    黎子希篇:

    安涵身上的睡衣是件红色的纱质睡衣,色泽妩媚而且非常透明,所以红色的纱质后还有一层白纱,双色纱影影重重若隐现地勾勒出她窈窕的曲线,而在shuanru和女性三角带却只有一重红纱,让女性私密将露未露,挑逗至极。

    “宝贝……”黎子希开口,嗓子有些哑。

    安涵的长发上还带着水珠,湿哒哒地披在肩头,让她看起来像刚刚浮出水面魅人犯罪的小美人鱼。

    她伸出手指轻轻地roucuo着自己的rufang,低开的桃色睡衣露出她诱人的rugou,在薄薄纱质的掩映中,rutou的尖端早已挺立起来,将睡衣顶起了两个小包,樱红的rutou在淡色睡衣下一览无余,安涵一边轻抚一边轻启唇角发出暧昧的shenyin声。

    黎子希一眨不眨地盯在她纤长灵动的手指上,呼吸已经急促起来。

    安涵走过来,伸出一只脚勾住黎子希的大腿,睡衣轻滑,整条雪白的大腿完全露出来。她几乎挂在黎子希的身上,拉下他的头,献上自己的嘴唇。

    黎子希一下子搂住了她,将她紧紧地嵌进自己的怀里,与她唇舌起舞,激烈地拥吻,两个人的激吻连空气都被搅热。安涵的手伸像了黎子希的衬衣,熟练地解开扣子,她的唇离开黎子希,俯下头唇印在他的胸膛上,“今天让我来。”

    她伸出舌头舔着他胸前的肌肤,黎子希嘴里抑出shenyin声。安涵捉住了他胸前小小的rutou,轻轻地嘬弄。

    她的亲吻往下辗转,抚摸过他腹部的肌肉曲线,然后拉开了他的长裤,平角neiku下,男人胯间的欲龙早已苏醒,将紧身平角裤高高撑起。

    安涵的手从下边慢慢探进去,一下子拉开平角neiku,男人粗大巨硕的生殖器一下子跳脱出来,高高地昂扬着。安涵轻轻地吻着它,用柔软的小舌头不断舔弄着巨大的guitou,她的喉咙里发出猫儿一般的声音,撩拨着男人的神经。

    她用手将yanju向上推起来,手指不断套弄着,却俯下脑袋,将yanju下少年的整个阴囊都含进嘴里。

    黎子希的俊脸愈加扭曲,呼吸开始不稳定,安涵拿过一旁的红葡萄酒饮了一口,又俯下身hangzhu男人的欲龙,红酒一点一滴从她嘴角渗出来,含着红葡萄酒的小嘴不断地xishun着粗大的rou+bang。

    黎子希低吼了一声抽出她嘴中的yuwang,一个翻身,将安涵压倒身下,他端过一旁的酒杯,将杯中剩下的酒水悉数倾倒在安涵胸前的丰盈之上。

    安涵身体一颤,黎子希俯身不断亲着她的ru肉,xishun着上面的酒汁,他的吻如急风暴雨,急烈的几乎让她丧失理智。

    安涵难耐地在他唇下shenyin着,男人的唇齿在她身上留下一串串印痕。

    疼痛,兴奋,刺激无数的感觉涌向她的身体。

    黎子希咬着她的rufang,rutou,留下暗红的于痕,抓着她的大腿,一个挺身将自己送入她身体中。

    “啊……啊……”

    “宝贝我想操坏你。”黎子希轻扯她的rutou,加快速度在她体内进出。安涵挺起身子迎合着他,手指紧紧掐住他的手臂。

    黎子希手使劲搓着她的rufang,“宝贝儿,叫我名字。”

    安涵看着他的眼睛,“子希……子希……”

    黎子希好看的双眸涌动着qingyu的波光,唇轻勾,“说你爱我。”

    “嗯……子希……我爱你……子希……子希……”

    黎子希抓住安涵,将胯间的巨鞭在她体内大起大落地进出。

    “啊……”安涵身体激烈地颤抖着,她的小脸拧成一团,身体不断涌来刺激兴奋让如在仿佛置身浪尖一般,沉沉浮浮。

    也不知过了多久,黎子希吻住她的双唇,紧搂着她,释放在了她的体内。

    安涵篇:

    明明是自己的生日,安涵却没有想通,为什么最后变成了两个男人在自己身上逞兽欲。

    她全身裸露,被两个两人夹在中间,易谨言跪在她前面,将酒瓶推入她xiao+xue,细细的旋转,有些冰凉陌生的触感,让人舒服却又难耐。

    “子希……”安涵转头,像黎子希求助,谁料那黎子希不但不牵过安涵伸向自己的双手,反而将那双玉臂向两旁压去,眯眼双目,低头亲吻起安涵的脸庞。

    温柔的吻,自上而下的,由安涵的眼睛自她的嘴唇,给安涵的肌肤带来了一种刺痒酥麻的感觉。吻至安涵的嘴唇,黎子希将舌头伸进安涵嘴里,不同以往温柔的烈吻,反而让安涵身体燃起了一种强烈的火辣辣的感觉。

    随着黎子在安涵下唇的一记啃咬,易谨言一记有力的抽动,安涵的腰肢随即左右摇摆一下,下腹一阵紧缩,她感觉腹中一股细流涓涓而下。下腹的xiao+xue终於是在透彻的酒液中掺杂了浊白的阴液,一丝一丝,一股一股,混了那酒水,便沿着股沟向下而流去,沾湿了案桌,也沾湿了仅靠在案桌旁易谨言的衣裤下摆。

    好痒,好痒啊,早已忍受不住的安涵,反手紧抓黎子希身後的衣服,抬起头来,便伸舌与他紧紧纠缠。黎子希双手往下,用力的握住一方圆ru,死死地紧紧地捏紧了去,安涵大叫一声,扬起头来,黎子希趁机咬住安涵项颈,再随下,在白色的锁骨上啃下紫青色的印迹。

    安涵的细腰不住的前後挺动,追随着那圆口的酒瓶子,可这时易谨言反而将那酒瓶子给抽开了去。随着酒瓶子的抽出,那浑浊了的酒水便喷泄而出,弄湿了案桌不止,还滴滴答答的流到了地上。

    “唔……”好痒,好痒啊……

    安涵大张着两条腿,挺动着腰腹,就想要夹回那酒瓶子,两瓣花肉,不断的煽动,一张一缩的,就像是讨赏的诱人小嘴一样。

    易谨言笑笑,在那小嘴上轻轻拍了两下,安涵下身又止不住的渗出了丝丝的阴液。

    “别急,一会给你……”易谨言抬头看了眼安涵那已十分湿漉的下身,不说话,只伸手向前,在那侧腰间接近臀股处,轻轻的在一处凹地一按。

    “啊……不要啊……”安涵突然猛烈地挺起了臀股,两腿屈膝大张成几乎平行之处,抽搐一般的抖动腰身,一股yin液如尿液一般喷洒而出。

    chaochui了,易谨言一面欣赏着美景,一面将手压至安涵另一边腰臀间的凹点,“不,不不要……”那原本间歇的喷液,又剧烈的喷洒着。

    好酸,好麻,又好痛好舒服……安涵不断的收缩着下腹,想止住这水液的喷洒,可怎麽的也都止不住。

    “子希,救我……子希……”不能再喷了,她感觉再喷就真的是尿了一般。安涵抬起头,讨好地伸出舌尖舔黎子希异常红艳的双唇。

    “宝贝儿,我们只是想让你舒服。”

    黎子希安抚似的伸手轻柔地抚摸安涵肚子,嘴里的动作却比刚刚更加地激烈,啃咬,舔吻,甚至咬起安涵的下唇,向上一拉,惹得那安涵的口水也咽不下去,沿着嘴角滑下脸颊,yindang不堪。

    易谨言看着黎子希安抚的手,倒也不再逼着安涵潮喷。他脱下自己的衣裤,释放了自己的yuwang。

    易谨言托起安涵的腰臀,引至自己的腿边,将自己的大腿挤进安涵两腿根部,安涵自觉地上下摆动起柳腰,细细地摩擦起他的大腿来。

    好痒……粗硬的腿毛不断瘙痒着安涵的yin+chun,细细麻麻的一种酸痒慢慢地腾升而起。

    易谨言的大腿早被安涵湿漉的xiao+xue给沾湿了去,那xiao+xue就像是婴儿的小嘴一样,细细的吮吸着贴近yin+chun的腿肉,他将那腰臀移到哪里,那小嘴就吸向哪里的腿肉。

    好爽……一阵酥麻由易谨言大腿一直延伸腿根部的yuwang,再延伸至易谨言的耻骨处。他仰头长抒一口浊气,粗长的棒身抖了抖,又胀痛几分,滴滴白浊由顶端细细冒出。他拉开她的双腿,抵住那yin液涌出的xue口,就要进入

    “宝贝儿,看着谨言怎么上你。”黎子希微抬起安涵的上身,让她能清楚地看到即将要进入自己腹xue内的物体是何等的粗胀。

    易谨言的yuwang生的粗长,青筋环绕於上,紫黑色的蛇体前端是暗红得如鹅卵石大小的guitou。他扶着阳物在安涵的yin+chun外挺动摩擦,将阳物擦得湿亮亮的,这才提起那紫黑色的棒身,将guitou对准了向外翻开的yin+chun...

    好大,好胀,安涵看着巨棒一点点进入自己体内,xiao+xue不断蠕动,吞咽着那粗长的yuwang

    黎子希将手按在了安涵雪白的肚皮上,稳住了安涵的身躯。

    “子希……”黎子希的动作让安涵饱胀感加剧,她转头娇嗔。

    黎子希看了看易谨言的rou+bang,seqing地低头舔弄起安涵圆润的玉耳。将安涵的耳廓内舔刷了一遍後,又用双唇抿紧厚白的耳敦轻扯,低声在安涵耳边说到,“谨言的rou+bang是不是很粗,很长…”舌头一直往下,舔过微昂的下巴,纤细的颈脉,再一直往上,回到樱唇,“宝贝儿更喜欢吃谨言的还是吃我的?”

    这时黎子希的脸就与安涵的脸平贴,安涵望进黎子希锁紧自己的眼睛,“都喜欢……你的更热一些。”

    “宝贝真乖。”黎子希满意地啄了啄她的嘴唇。

    易谨言的目光在两人身上又走过,咬牙说了一句“专心点。”忽然猛地一挺腰,将自己尽根送入安涵体内。

    层层的皱褶被撞开後,又不甘地咬吸着rou+bang,还有那深处的一张小嘴,像未食过荤似的,不停颤动,碰触到龙头那张小口,酸酸麻麻的,差点就忍不住给喷射了去。

    “啊……谨言……”安涵挺直腰忍不住尖叫出声。

    黎子希衣着完整,看着躺在案上quanluo的安涵,大大敞开的大腿根处,衔接着粗壮的男根,其余的全入了内。易谨言现在的样子甚是舒畅,仰头深喘气,臀肉收紧,下腹微微前後挺动,不时扭转几下,并没有急着动作,倒是安涵给易谨言这麽软磨一下,反倒是瘙痒起来。她用力的踮动前脚,难耐地上下挺动。

    安涵不自觉yindang的姿态,看着两renyu火大炙,易谨言埋首奋力耕耘起来,结实的腰身不断的耸动。

    黎子希见此,拉过安涵的手,抚上自己滚烫似铁的yuwang,上下套弄了一阵,一面向易谨言打了一个眼色。

    易谨言将安涵双腿夹绕在自己的腰身上,双手一抱。

    “啊……”随着被抱起的一个震动,在安涵xue内的rou+bang又不住的插入几分。易谨言双手握住安涵的臀瓣,突用力向两边一掰,露出了那粉嫩菊花。

    黎子希抚在安涵白臀上的大掌,轻柔的捏弄着,大掌一握,四指握紧肥厚的臀肉,大麽指则由那因刚刚磨擦而细微盛开的菊花捅了进去。

    “啊……子希……”安涵伸手向前,双腿紧夹,如猴子抱树一般,强抱住易谨言。

    易谨言闷哼一声,rou+bang又再次给那公主夹得向内捅去,噗嗤,噗嗤的声响再次传出。

    黎子希的身躯贴上安涵耸动的後背,在她耳内吹了一口气,“宝贝儿,放松些,我要进来了。”

    黎子希一手滑下至安涵交合处的花xue,拈起一片花核狠狠roucuo起来,大麽指也在後xue密密的抽动着,好紧,好紧,浊重的呼吸随着他的舔弄而喷在安涵耳後,等到安涵适应地差不多时,抽出手指,窄臀紧缩,用力向前顶去..生生将那烫实的龙头塞入菊xue内..

    “啊……”安涵绷直了上半身颤动着...

    黎子希等她稍稍chuanxi后,慢慢将肉身整个没入洞内,他吻上安涵光洁的背脊,提臀抽出小节的肉龙後,便又向前狠撞而去..与他易谨言一同的节奏在安涵下身的两个xiao+xue冲撞开来。

    火烫的两只巨龙,仅仅隔着一层内膜的摩擦,绷紧至极点的下身收缩着两xue。被两根硕大的rou+bang塞得满满的,两xue的肌肉圈也扩张到了极致,安涵的双手攀住易谨言的後背,迎合着两人的撞击。

    yin逸的味道使得三人的下身更是疯狂的摆动,三人被这野兽般的yuwang交缠着,chuanxishenyin不绝。

    安小贝篇:

    安小贝最近要生日了,生怕有谁不记得似的地到处嚷,先是去易谨言那列了一大堆礼物清单,然后又缠着黎子希要这要那。最后连黎小宝都没有放过。

    她对着地上正堆积木的黎小宝笑了笑:“小宝,姐姐要过生日了哦。”

    黎小宝从积木中抬头,眼睛眨啊眨,不明白什么叫生日。

    安小贝锲而不舍,“生日就是……可以收礼物的日子,你有没有什么要送给姐姐呢?”

    “安小贝——”安涵实在看不下去了,“你就那么想要礼物?”

    安小贝很想点头,但又知道她母亲大人一贯的脾性,于是扭了扭身子,蹭到她母亲身边撒娇道,“人家一年就过一次生日,当然想多要些礼物。妈咪这次打算送什么给我?”

    易谨言和黎子希两人都快把她宠上天了,她还有什么缺的,安涵看着她,“生个妹妹给你怎样?”

    安小贝一听,整个人都不好,当即摆手,“不不,妈咪你带小宝一个够辛苦了,再生一个叔叔和爸爸该心疼了。”

    安涵如何不知道她心里那些小算盘,也没揭穿她,回头继续去厨房做饭去了。小丫头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安涵是不是真的有此打算。

    于是,当天夜里,黎子希搂住安涵准备亲热的时候,安小贝站在门外敲起了门。

    “黎叔叔。”安小贝向掩着的门里望了望,“你跟妈妈在做什么呢?”

    做什么,这要他怎么回答,难道给一个五岁的小丫头普及两性知识?黎子希有些头疼,只开口道,“我同你妈妈在睡觉,没做什么。”

    “我跟小宝是你们睡觉睡出来的吗?”

    黎子希黑线,很想告诉她,小宝是我跟你妈妈睡出来的,你是易谨言睡出来。

    “黎叔叔,我能跟你商量个事吗?”安小贝将黎子希没回答,望着他眨了眨眼睛。

    黎子希蹲下身附耳到小丫头身边。就听她开口道:“妈妈说要生个妹妹给我,你能让她生个弟弟吗,我不想要妹妹。”

    “为什么不想要妹妹?”黎子希有些不能理解安小贝的思维,虽然她和安涵其实没那方面的打算。

    “反正不能生妹妹。”小丫头也不解释,抓起黎子希的手,跟他拉了勾,“就这么定了。”

    说完也不给他反悔的机会,蹦跶着跑开了。黎子希莫名其妙地看着安小贝的背影,进屋跟安涵说起这事,安涵当即哼了一声,“她是怕我生个女儿出来,威胁到她小公主的地位。”

    黎子希反应过来,笑了笑,一把推倒安涵,“那我们就努力给她生个弟弟。”

    那边,安小贝跟黎子希打过招呼后又跑去书房找易谨言,同样的话,易谨言却明白小丫头的心思,只问她:“为什么不去找妈妈说,要来跟爸爸商量?”

    安小贝,“我问过老师了,老师说生男生女主要是由男人决定的。”

    易谨言望着安小贝,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黎小宝篇:

    黎小宝同学一岁的时候,按照习俗,安涵在家里摆了东西,让他抓周。

    字典、尺子、计算器、人民币、印章、水彩盒、布料、足球、电子琴、筷子、小鞋子、口红、地球仪、积木、巧克力……林林总总的东西被分开摆成一圈,安涵将黎小宝报到中间,让他自己抓选。

    小宝同学对地上的东西都表现出了一定的兴致,这摸摸,那瞅瞅,但就是不将东西拿起来。

    安涵也不急,就坐在一旁看着,倒是安小贝不是拿起几个东西逗逗黎小宝,让她抓取。

    “小贝当初都抓了什么?”易谨言问一旁的黎子希。

    黎子希的目光在小贝身上定了一会,这才回答易谨言道“小丫头可精灵了,当时直接抓了钱。”

    易谨言笑了笑,目光落回黎小宝身上,只见小宝绕着场子爬了一圈,最后终于抓起了个东西,却是一块巧克力。

    不能吧,难道我儿子是个吃货。黎子希有些沮丧,却见小宝兴奋地很,抓着巧克力一面爬,一面咿咿呀呀的。

    妈的,怎么人家生个女儿这么聪明,自己生个儿子这德行呢。黎子希看不过去了,当即就要去抱走黎小宝,没想到小宝却趴到安小贝身边停了下来。

    “…¥;mp;mp;*@#;mp;mp;…”他将巧克力递给安小贝,还不会说话地他一个劲地嚷着,也不知在说啥。

    “给我吃?”安小贝问他。

    “…*@;mp;mp;¥#;mp;mp;…”又是一阵咿咿呀呀,小宝将巧克力往前推了推。

    “谢谢啊……”安小贝接了过去,撕开包装纸,掰下一小块刚想吃,看着黎小宝期待的眼神,和身边几个成年人的目光,又立即将巧克力递到了黎小宝面前。

    然而黎小宝并没有吃,只是张着手推拒,安小贝只好自己吃了。

    巧克力什么的,平日安涵不让她多吃,这下子黎小宝送到她手上,她可不会客气,几下子就将一块巧克力解决了,期间黎小宝只看着她吃,好像还挺高兴的。

    易谨言转头看黎子希:“你儿子跟你倒是挺像的。”

    “?”黎子希有些不明所以。

    “都挺会讨女人欢心的。”易谨言的目光落在姐弟两身上,语气略酸地说了一句。

    (这篇七千字的生日番外,大家看爽了吧~好啦好啦,这文这次是真的完结啦,如果喜欢作者君,可以去追作者君的新坑,虽然文章类型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