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言情小说 > 憨王传 > 章节目录 驴闹第三卷: 莽汉抵债 47、害人方法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驴闹第三卷: 莽汉抵债 47、害人方法

    害人不担责,不花钱,死者自找,苦主无怨,是什么阴招?

    田得美来到,酒菜也已上齐。

    酒过三巡,卢兴说了难处,特别强调道:“打蛇打七寸。郑恩武功最高,是肖聪儿母女的硬靠山,必须先解决了!解决了郑恩,那个叫懒虫的小屁孩便好收拾。大家都把好主意说一说!”

    刘德光是酒楼掌柜,又是小糖人名义上的丈夫,自认为在场四人中,卢兴为首他便为次,便抢先发言说:“按您刚才的说法,不能明着杀他,不能让他死在卢家店,不能与我们沾上边;要叫他死在别处,自已找死,死得窝囊,死得我们不输理,不担责,不花钱,肖聪儿还不恼我们,不告我们,还要说我们好,感谢我们。这也太难了吧?怎么能办得到?”

    卢兴瞪他一眼,训道:“不难,我找你们干什么?你说这不是废话吗?”

    刘德光再不敢吭声了。

    小糖人想了半天,充能说道:“这事容易,找个有病的小妓勾引郑恩,让他染一身性病!”

    “性病会很快死吗?”刘德光当着田得美的面挨了卢兴训,想找补点面子,对自己的老婆抢白了一句。

    “治花柳病的先生还不容易收买吗?给他些银子,让他把小病治大,大病治死,这不是什么麻烦也没有吗?”小糖人白他一眼,训道。

    “那小子是个流浪汉,腰无分文;打工抵债,又不给他发现钱;他吃饱肚子都成问题,会有心思去干那事吗?”刘德光竭力辩着,以图挣回一点面子。

    小糖人偏偏不给他,更加严厉地堵戗道:“没钱倒贴,他能不干吗?”

    “那也得看人下菜啊!”刘德光可怜巴巴的口吻,明显是在求饶。

    “我就不信小猫不吃腥,那太监割了那玩艺,见了宫女还流口水呢,还乱抓乱挠呢!一个正是如狼年纪的壮实男人,能会送到眼前不吞钩?”小糖人跃跃欲试。

    自郑恩、懒虫同肖聪儿母女一起回到卢家店,卢兴就派有人潜伏在对面人家的后窗里面观察着。整个晚上,肖聪儿家的屋门一直开着,灯也一直亮着。郑恩一直都很老实,并且很快歪靠在椅子上睡着了。鸡叫二遍时郑恩醒来,肖聪儿母女就在屋中一张破席上睡着。卢兴安排的探子在对面窗内都能看到星光下肖聪儿的半截腿露着,郑恩却连看一眼也没有,站起身就到院里站马步桩练起功来。

    这些天,郑恩虽说夜夜都去,但都是在院里教肖聪儿习武,并且教后不管多晚,都是回油坊睡觉。卢兴分析郑恩不是性冷淡,就是个阴阳人,或是练了什么不能近女人的功法,当然对小糖人的所谓妙计不感兴趣 。但,他就是不表态。

    刘德光是他在卢家店培养的奴才典型,这个典型能够心甘情愿地奉献自己的老婆,在卢家店反衬着他土皇帝的权威。他可以给他银子,给他舒适,给他一定权力,就是不能给他一点面子。他要让刘德光没有自信,永远自卑,永远在他面前唯唯喏喏,毕恭华敬,奴性十足。

    他要用刘德光的典型让卢家店的人们知道:尊严面子买不了米面,换不来好酒,置不了田地房屋!你们谁不当我的奴才走狗,就只能吃糠咽菜受苦,只能去作坊干苦活受累,想要尊严,想活得挺胸抬头,还想有吃有穿过舒服日子,都做梦去吧!

    卢兴这么想着,一边伸手从桌下边摸着小糖人的腿,对她的点子默认奖励着,一边向拈着山羊胡须一直没说话的田得美开口问道:“田先生,你的学问大,点子稠,你说说!”

    “说得好,说得好,都说得很有见识,都说得符合情理!都是高招,都是妙策,田某自愧不如!”田得美抱拳行了个罗圈揖,谦虚地说道。

    在场的四人中,田得美不仅年纪最大,学问最深,点子最稠,并且他账房先生兼保财粮的职务在卢兴集团中也应该是比刘德光、小糖人的二级企业酒楼掌柜、掌柜夫人高半级的,但人的身份有时候并不是全以表面职务决定的。知县的夫人、儿子,甚至七大妗子八大姨,虽说不是官,县丞、主簿也得巴结,这是中国独有的潜规则。小糖人是卢兴的姘头,技术水平服务态度都是一流的;刘德光是小糖人的丈夫,为主人做着最大的贡献,都与卢兴有着特殊的关系。他虽是账房先生兼保财粮,没贡献肉身也没贡献老婆,虽说一天到晚小心翼翼地看着卢兴脸色、揣摸着卢兴心思,挖空心思地出点子讨好,贡献不小,但那都是奴仆职责,论私情,毕竟还是“外人”。

    他熟读诗书,通览历史,自知身份,不敢骄傲,对小糖人、刘德光谦虚谨慎,小心翼翼,惟恐得罪,只能模糊表态。

    这样的人你越是抬举他,他越是拿捏,你把他当狗踢两脚,他马上就乖。卢兴深知他的性格,见他说话言不由衷,转圈拐弯,开口骂道:“谦虚你那的什么呢?都是自己人,有屁快给我放出来!”

    “尽快除掉那小子,还不能有一点麻烦、遗留问题,少爷您的这想法很英明、很正确,思维严密,措施得力。至于采取什么方式,夫人计策很妙,对平常男人,那是手到擒来;不过就像刘掌柜说的,用在一般人身上尚可,用在那个傻瓜蛋身上,却不一定能够达到目的——”

    “我草!让你出点子,不是让你作总结,少放闲屁!”卢兴斥道。

    “千山镇有个杜二公,少爷您可曾听说过?”田得美王顾左右而言他。

    卢兴说:“道上老大,能会不知道!他姐夫是当朝殿前禁军都指挥赵弘殷,是万岁爷面前的红人。他在洛阳杀了人,跑到千山镇藏了起来。说是藏,头一年还算老实,第二年便旧病复发,仗着一身武艺,结交太行山上一班绿林人物,在千山镇称王称霸起来。这事方圆百里人们都知道,就是官府也是清楚的,只是怕得罪了他姐夫,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少爷果然见多识广,消息灵通!”田得美有机会便拍。

    小糖人插话说:“听说杜二公的老婆外号‘仙人球’,也是武林高手,手使一对铁棒槌,耍起来风车似的,就是三五十个男人也抵挡不住呢!”

    “夫人见多识广,不愧巾帼女杰!”田得美抓住机会对小糖人夸赞道。他不敢带个‘刘’字,当然更不好称‘卢’二奶什么的,只能打模糊。

    刘德光也争抢着卖弄自己的见识:“据道上传说,杜二公手下还有一个神秘人物,这人武功高超,从不在人前露面,谁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只知道杜二公遇到棘手人物,明里斗不过,那人便会夜间出手。那神秘人物出手十分狠辣,总是将人头骨拍成菜饼子似的。那人还有一如意铁棒,遇到群斗,明明看着空手,伸手从腰中一拽,手中便多了一根六七尺长,鸡蛋粗细的、有些像九节鞭似的软棒,车轮似的舞动,指哪打哪,谁碰上小命便倾刻没了!”

    “刘掌柜不愧是开酒楼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消息灵通得很哟!”田得美对刘德光也拍了一把。

    “你提杜二公什么意思?”卢兴不耐烦地问道。

    “杜二公的捞钱方法主要是什么,您听说过吗?”田得美答非所问,吊着卢兴味口。

    “想说什么,你一口气给我屙完,别痢疾似的,一点一点往外挤,让人听着难受!”卢兴训道。

    田得美这才打开话匣子,说道:“杜二公有两桩生意最赚钱。

    “一桩是卖雪桃。千山镇雪桃园本是一王姓种植,杜二公交结一帮朋友,桃子不熟便去祸害捣乱,王家见不仅倒赔人力物力,还招来许多麻烦,生许多闲气,只得忍痛割爱,以象征性的低价卖给了杜二公夫妇。

    “雪桃园到了杜二公手中,便身价陡增。他说那雪桃是罕见品种,曾给宫庭上供,万岁爷、正宫娘娘都吃过。原来两文钱一个,现在他一个要价一两银,一两银就是一千文,这不是涨了千倍吗?每年果熟,杜二公便挨家送桃。不买便说你不识货,不给他面子,弱者当场便遭毒打,强硬的便让山上的大王下来报复。如此谁敢不买呀?为买雪桃许多人倾家荡产,这杜二公还不罢休,又开了个狗肉店。”

    “卖狗肉能赚几个?”卢兴不解地问道。

    “他哪是卖狗肉啊,只不过借个缘由讹人罢了。他的狗肉店开张,便定下了一年四季送货上门的号令:说是送货上门,实际上不过在每季最后一月的十五那一天煮一点狗肉,带人抬到村庄镇店,分上中下三等,挨门逐户,拿狗肉让你闻一下,便算品偿,让你缴银,没银便牵牛拉猪拿谷米顶账。上户的闻一闻,要银五两;中户的闻一闻,要银二两;下户的闻一闻,要银一两。一般人家劳碌一年,毛算也无几两银子的收入,闻闻狗肉气便没了,你说这杜二公厉害不厉害?霸道不霸道?”

    同类相妒,卢兴听田得美把杜二公说得比他强横,心中已经不乐;听了半天,还是不明白什么意思,便恼怒起来:“你个老王八蛋!老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你倒讲起了杜二公的英雄传奇。你这是什么意思?”

    “点子就在故事里!”

    “说!简短点!”

    “杜二公横行霸道,郑恩那傻逼好管闲事,指戳着让他去管!”田得美不敢再拿捏,一句话点出了正题。

    卢兴两眼一亮,重视起来。他伸着脖子仄楞着耳朵认真听,田得美却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呷起来。

    “我草,叫你屙利索一点,你怎么闭住了眼子?说,说详细点!”卢兴急不可耐地催道。

    田得美不敢再拿捏,放下茶杯补充说:“今天是八月十九,下个月十五就是杜二公秋季送狗肉上门的时间。郑恩是个半吊子,又好管闲事,在杜二公送狗肉的那天把他带到千山镇,让他见识杜二公行为,他定会抱打不平。他只要与杜二公动手,我们便稳操胜券。杜二公打死他,是杜二公责任,与我们无关;打不死他,我们趁他有伤也暗中结果了他的命,责任还是算到杜二公身上;若有官司,咱还可向杜二公讨要人命赔银;若是他伤了杜二公的人,杜二公找他报复,也与我们无关——这叫借刀杀人,天衣无缝,十拿九稳,咱进退都没麻烦!”

    卢兴听了,连声叫好,当即决定,由田得美具体负责实施,并当场制定奖惩措施:事成奖银五十两,办坏罚扣半年薪。

    卢兴当即拍板定案,小糖人与刘德光的争执自然不了了之。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糊涂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