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奇幻小说 > 穿书后我干掉了男主的白月光 > 章节目录 178章 程诗柔的小聪明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178章 程诗柔的小聪明

    韩蕊将齐媱拉过来道:“若非齐姐姐和丁小姐,只怕儿臣也没法囫囵个儿的回来了。”

    太后连忙把齐媱也拉了过来,好一顿的夸赞。

    午膳自是在昭阳宫里用的,母女一番畅谈,才知如今京城难民聚集,好在户部已经开始赈灾了。

    在宫里住了一晚,第二日出宫,韩蕊回到府里,特意让人去瞧了瞧,果真难民少了许多,长公主府设的粥棚也没有那么多人了。

    户部在城外搭了棚子,安置了灾民,还发放了衣物。

    这算是很好的处置方式了。

    屋檐下积雪还在渐渐消融,连续不断的往下滴水,嘀嗒在青砖石上四溅开来。

    韩蕊正陪着齐媱在花园子里转悠。

    回了长公主府,浑身上下都舒坦了,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没有那么多的不安定因素。

    “臣女参见长公主殿下。”

    程诗柔一身珠翠,手腕上还戴着对白玉镯子,远远的便开始行礼了。

    走近了一看,哪里还有半点之前在渭城寄人篱下的样子,妥妥的是个簪缨世家的贵女嘛,倒是韩蕊和齐媱十分素净。

    “长公主从北山回来气色倒是更好了,远远的看着还以为是仙女误入凡尘呢。”

    她这般殷切的巴结。

    齐媱别过脸去装作看景。

    韩蕊笑笑,“程小姐如今越发的美丽了,不知吴侍卫可找到宅子了?”

    程诗柔的脸色立刻变了,可面对韩蕊的目光有些心虚。

    “臣女也有几日未曾见到他了,并不知道。”

    “哦?”

    “从前程小姐和吴侍卫鹣鲽情深,怎么如今到了公主府竟几日都不见呢?”

    齐媱忍不住插嘴。

    她又不是个傻子,女人之间的直觉总是最敏感的。

    当日在渭城,她的确是十分同情这位程小姐,怜惜她寄人篱下还要遭人白眼,可如今她竟摇身一变成了长公主府客居的程小姐了,变了的不止她的衣裳和举止,还有那颗不安分的心一直在蠢蠢欲动。

    “这里是公主府,他不过是个侍卫,我若是时时去见他,总是不合规矩的。”

    她踌躇了一下。

    齐媱冷笑不吭声。

    “你二人的事情本宫一早便知晓,规矩都是死的。”

    她转头吩咐一边时候的婢女:“去把吴侍卫找来。”

    吴邛一来眼睛落在程诗柔身上便不动了,连行礼都忘记了。

    的确今日的程诗柔跟当日在渭城的那个程诗柔简直是天壤之别。

    人靠衣裳马靠鞍,华美的衣裳,贵气逼人的首饰,让她更加楚楚动人。

    “还不快行礼。”

    胭脂提醒道。

    吴邛这才醒悟过来直直的跪下行礼。

    “属下无意冒犯,请长公主恕罪。”

    韩蕊示意她起身,“本宫叫你来就是让你二人见见说说话。”

    吴邛立刻腼腆的傻笑,倒是程诗柔还往旁边挪了挪,瞧着对方的眼神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的嫌弃。

    “多谢公主。”

    程诗柔尴尬的笑笑,立刻拉着吴邛走了。

    二人一走,齐媱便忍不住了:“只怕这位吴侍卫无福消受美人。”

    韩蕊盯着眼前的梅花看,折了一枝把玩,“人心易变啊。”

    谁料还不到一刻钟,程诗柔便回来了,她外衣的纽扣都掉了一颗,衣裳散落下来,她双手抱住,身后跟着的正是吴邛,他满脸着急。

    “怎么了?”

    程诗柔冲过来哭哭啼啼的往韩蕊身后躲。

    吴邛急的语无伦次,“我不是,我就是看她衣裳扣子掉了,这才提醒了一句,她以为我……我真的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

    韩蕊和齐媱对视了一眼,明白了大概发生了什么。

    胭脂立刻让婢女带着程诗柔去换衣裳了。

    等她换了衣裳再出来,吴邛还在跪着,她则离他远远的跪下了。

    “求长公主做主。”

    韩蕊后退一步坐到了游廊上,眯着眼睛看她,“刚刚发生了什么?”

    吴邛还未开口,程诗柔***先一步告状:“我带着他想去偏僻的地方说说话,可谁知他竟对我动手动脚的,我虽是个孤女,可我也是清白之身,岂能干出这等不知廉耻的事情来?”

    她哭的泪水涟涟。

    韩蕊看向吴邛。

    吴邛脸色涨红,连连摆手,“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我倾慕她,绝不敢做出此等龌龊事。”

    “分明就是你扯掉了我衣裳上的扣子,莫非我会拿自己的青白冤枉你不成?”

    她说着眼泪便哗哗往下掉。

    吴邛还要再分辨,程诗柔便要往一边的柱子上撞,被胭脂和婢女死死的抱住了,这才罢休。

    “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韩蕊试图劝慰程诗柔:“或许你真的是误会吴侍卫了,本宫瞧他的样子不像是说谎,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

    程诗柔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这不是误会,他人品这般不堪,我再也不会见他了。”

    温润的声音自假山后响起。

    “程小姐倒是玩得一手好牌,只可惜了吴侍卫这样的好苗子。”

    凌忻从假山上一跃而下,一身白衣,只袖口和领口绣着暗纹,清隽的容颜贵气逼人。

    “不知侯爷什么意思?”

    程诗柔止了哭,只是神色大变。

    凌忻走到吴邛身边,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你不过是对方的一个跳板,如今她看不上你了,自是要千方百计的把你踢开。”

    他一针见血。

    程诗柔却仿佛被人踩了尾巴,满脸都没了血色,半晌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来。

    “你胡说。”

    凌忻看都没看她一眼,“十分不好意思,长公主府的花园实在是景色宜人,本侯来了有一阵了,不巧将程小姐的小动作都看在了眼里。”

    凌忻是断不会也没必要撒谎的。

    所以……

    韩蕊看向了程诗柔,目光阴沉且透着凌厉。

    “程小姐若有什么想法大可直说,本宫最不喜欢别人在面前耍小聪明。”

    尤其是还想着利用自己。

    程诗柔脸色更白了,接着身子虚脱一般的滑倒在地上,只是满眼都是不甘。

    “本宫让人明日给你找个宅子,你搬出去住吧,一应的开销从府里出。”

    之前绿萝的身份被人得知,就已经怀疑上她了,如今她竟敢在自己的面前耍这种小聪明,着实让人不喜。

    “不,长公主不要把我赶出去,我只是……”

    她欲言又止。

    “你只是被这锦绣京城的繁华迷了眼,是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