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言情小说 > 宠妻无度:墨爷的心尖宠 > 章节目录 105章:欲擒故纵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105章:欲擒故纵

    苏艺欣的目光看过去,不知道要怎么表现,只打了个还欠,眼眶红红的,眼珠里布满血丝。

    “很累吗?”宋寒骁问道。

    “还好,哈~吧!”又一个哈欠,她真的很困,多唱了一首歌,现在都快十点了,要是平时,就算是后半夜也不会这样。

    只是现在,她刚刚熬了一天一夜,现在又来唱歌,真的有点儿吃不消,她虽然资料上是十九岁,可毕竟已经是二十五岁的身子了。

    宋寒骁点燃了嘴里的烟,抽了一口,向她的方向吐了出来,“抽根烟就精神了!”

    “你这是什么牌子的烟?闻着这么香?”苏艺欣微微皱眉,这种香,有种蜜甜味,甜的牙疼,不过闻到这种烟雾,忽然就能让她精神气爽。

    宋寒骁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走到她面前,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她,“你真的十九岁?”

    苏艺欣被他这么一问倒是笑了,眼神妩媚妖娆的看着宋寒骁,“宋三爷越女无数,女人的年龄,看来真的瞒不住你!周岁十八!”

    她说的很轻快,眼神真挚,且冰冷,宋寒骁没有继续过问,食指和中指挑起她的下巴,脸庞渐渐靠近。

    苏艺欣仰着头,却也不回避,实则,心跳已经出卖了她的紧张。

    “我听人说,你来这工作是为了赚钱换手机的?”

    “是!”她回答的简单,这个理由应该是当代大学生兼职最好的理由了吧!

    “明天我让阿冰送你一部,以后不用来这上班了!”宋寒骁说完后,便放开她的下巴了。

    苏艺欣眉头一蹙,眼神里透出不解,“不用宋老板费心!我不用你送我!你要是觉得我表现的不好,要开除我,我以后不来就是了!”

    宋寒骁脸上笑意盈盈,看她这幅样子,又觉得她像个小孩儿,真是只小老虎!“跟我回窑楼吧!以后不用上班,上学的钱,我给你出,你就不用这么累了!”

    “谢谢宋老板美意!你觉得我跟你窑楼里的那些女人都一样吗?”苏艺欣今天画着欧美妆,冷艳中,还透着目中无人,区区一个宋寒骁,她怎么会放在眼里。

    宋寒骁将烟头掐灭,“当然不一样!她们可不敢跟我玩欲擒故纵!”

    呼吸将至,他离她更近了,鼻尖蹭到她,手马上就要落在她腰上的时候,苏艺欣两只手抓住他的胳膊,狠狠一拧,宋寒骁的身子便随着胳膊转了过去。

    她将他的胳膊背到身后,来了个擒拿,眼镜不小心掉到地上。

    “宋老板请自重!”她放开手,想都没想,便从他身边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阿冰出现在门口,看着这个小姑娘跑走,“三爷,用不用帮你……”

    宋寒骁蹲下身子捡起眼镜,从灰色的马甲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块眼镜布来,擦了擦眼镜,“不用!”

    这点小打小闹,跟挠痒痒似的,不过倒是让他更有兴趣了,这只小老虎要咬人了。

    他嘴角浮现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好像吃定她一样,不过她倒是没让他失望,要是一次就能拿下她的话,他反倒失了兴趣。

    出了梦生醉死,苏艺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刚刚还困的不行,这会儿已经完全清醒了。

    刚才的一瞬间,她有些怕了,这个宋寒骁比她想到还要流氓,是她跑的快,不然被他捉回去,去了窑楼,那她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一晚上也没看到刀疤,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不说有人保护她的安全吗?人呢?她回到网吧,卸了妆,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这个卧底任务艰巨,她又不想离那个宋寒骁太近,一时陷入了僵局。

    第二天下午她起来的时候,阿梅递给她一部没有拆封的手机,“宋三爷手下送来的!行啊你!”

    苏艺欣拿着手机,这要怎么办呢?是不是收了手机,就没有理由再去梦生了?

    “梅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宋三爷要带我去窑楼,还说会承担我的学费,我要不要去啊?”

    “你怎么想的?”阿梅反问,不过她倒是觉得,这个宋三爷对她不一样,亲自让手下送手机来,他需要讨好一个小姑娘吗?

    苏艺欣坐在床上啃着面包,“不想去,但也很好奇!窑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阿梅没再发表意见,苏艺欣看着新款手机,没有拆开,想等到周末再去唱歌的时候,还给宋寒骁,卧底的任务还不能就这么结束啊!

    窑楼里,会有别的秘密吗?

    连着两三天,她都没在梦生醉死看到过刀疤,今天又是周末,她来到这里唱歌时候,在台上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目光正好对上了二楼的宋寒骁,他身边没有像往常一样围绕着女人,只是孤身一人,她今天选了一首“问”。

    歌词字字传进宋寒骁的耳朵里,“谁让你心动,谁让你心痛,谁会让你偶尔想要拥她在怀中,谁会在乎你的梦,谁说你的心思她会懂,谁为你感动……”

    唱这几句的时候,台上的苏艺欣,眼神一直盯着宋寒骁,好像每一句都是在问他一样,但又好像是看透了他的孤独,就像纸老虎一样。

    有人真正的爱过他吗?那些在窑楼里生活的女人,都爱他吗?谈到爱,他又真的爱过谁?

    这张拥有着陆然皮囊的女人,好像把一切都看着很通透,又好像什么都不懂,不食人间烟火。

    没听她唱完,宋寒骁就离开了,苏艺欣包里那个没开封的手机还没来得及给还给他。

    宋寒骁这段时间,都没从这里带人回窑楼,阿冰开车回去的路上,宋寒骁问道:“手机送去了吗?”

    “送去了,你说完的第二天我就送过去了!”阿冰回答到,对宋三爷的吩咐,他向来不敢怠慢,办事效率也让宋寒骁满意,也是能留他在身边这么多年的原因。

    宋寒骁没再说话,回到窑楼的时候,他又一次叫了那个小雪,小雪受宠若惊,本来以为上次自己演的戏码,宋三爷不会满意,估计以后他都不会找她了呢!

    宋寒骁来到她的房间里,她很主动的跟他亲热,乖巧懂事,却让宋寒骁又失了兴趣,敷衍的亲了她脖颈。

    “你爱我吗?”宋寒骁的唇游走到她的嘴角,他轻轻吐出这几个字,像是抱有期望,又像是已经知道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