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另类小说 > 兄弟,想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敌人面前,别说卑鄙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敌人面前,别说卑鄙

    紧跟着,由彭靓颖讲诉怎样执行她提出来的美人计,当我和章天益听完彭靓颖整个计划之后,我们俩都对彭靓颖给予了刮目相看。

    想不到一个如此年轻漂亮的女生,竟然可以阴到这种程度。

    章天益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他说还好你小子这次惹到彭靓颖之时,随后出现了董老师,否则被算计的就是你小子。

    我听得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觉得还真是由于董老师的介入,幸运地没被彭靓颖用美人计即将算计。

    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这件事,我们就这么敲定了!”

    就在我跟章天益各自唏嘘的时候,彭靓颖的一对粉拳对碰,砸得啪啪响,然后对我们点头道:“现如今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一旦实施成功后,谁倘若说出去,谁就不得好死!”

    我和章天益当即表态,绝对不会说出去,而我看着彭靓颖,心头却闪过几许不安。

    我认为按照彭靓颖的计划去施行,赶走了董方霄和蓝横州之后,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等待我的结局,必将是彭靓颖的报复。

    彭靓颖之所以现在没对我进行算计,那是因为她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一旦当威胁我们的人不存在之时,大概率彭靓颖便会把矛头冲向我。

    我越是发现彭靓颖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我的心里越不踏实,总感觉这次与彭靓颖一起合作,有点走钢丝的危险性在伴随。

    无论之后走得好不好,反正我的结局都差不多,即使赶走了蓝横州与董方霄,迎来一个更奸诈的彭靓颖。

    上课前,彭靓颖走了,她叮嘱我与章天益的口风严一些,随之确定我们俩不会声张,彭靓颖才放心的离开。

    彭靓颖刚离去,我给章天益说了我的担心,说彭靓颖一旦撵走董方霄他们,下一个遭罪的必然是我。

    章天益就笑,没有半分替我担心的模样,他笑着道:“楚思麒,你丫是个傻缺,难道你不就能利用与彭靓颖合作的这段时间,想方设法的跟她好上吗?说穿了,你泡了彭靓颖啊,那时候彭靓颖还会做出伤害你的事吗?”

    卧槽!

    听到这话,我鄙夷的看了一眼章天益,提醒说我即使喜欢一条猪都不会喜欢彭靓颖。

    章天益笑着说看看呗,你跟彭靓颖真是天生的一对,你现在这样说彭靓颖,彭靓颖却那样说瘸子郑。

    “哈哈,你别怕,反正都是你们一家人在闹内部矛盾,楚思麒,你真别太担心,你的未来老婆彭靓颖会伤害你。”

    说到这里,章天益笑得捧腹。

    我恶寒不已,觉得刚来市七中结识的章天益真不是东西,我有种交友不慎的感觉,章天益根本就没意识到彭靓颖的内心有多阴暗,他还认为彭靓颖根本就和我是一对。

    我心里琢磨,估计章天益以前追求彭靓颖失败,造成了这货内心崩塌,现如今才会这么变态的想问题。

    唉,凡事就只能靠自己,既然章天益对此事不上心,我也只能自个儿防着彭靓颖。

    当天下午,第一堂课是体育课,体育老师叫我们全班学生围着操场跑了两圈,随后宣布自由活动,体育老师也就走了。

    老师前脚刚走,我看到蓝横州取出一根香烟抽了起来,他还把我叫到了身边。

    我问蓝横州找我啥事,他把香烟递给我,笑着道:“大家兄弟,来,你也抽一根!”

    当众抽烟?

    还在操场里?

    我马上说不好吧,还表示我从没抽烟。

    蓝横州叫我抽,说抽烟的男人才牛气。

    我看着他手里的烟,再看蓝横州那愉快的笑容,我纠结得厉害。

    知道蓝横州是在为难我,倘若我拒绝抽他的烟,蓝横州肯定翻脸说我不给他的面子。

    但是我真的当众抽烟,一旦有人举报到,我估计吃不了兜着走。据我所知,五一节后,市七中突然开始整理校风,以前在校门口抽烟的学生不见了踪影,全部躲在厕所和寝室里。

    现如今,能够像蓝横州这么嚣张在操场抽烟的学生,几乎在市七中看不到了。

    我在犹豫的片刻,蓝横州的笑容猛然消失,一副即将就要对我发怒的神情。

    这下应该怎么办?

    我急忙权衡了一下局势,想着被蓝横州暴揍,我只能冒着硬着头破,很不甘愿的接过了蓝横州递来的香烟。

    “嘻嘻,这就对了,好兄弟!”蓝横州用手在我肩膀上一拍,叫我不要只拿着香烟而不抽。

    我没辙只好苦着脸,把香烟塞入了嘴巴,蓝横州给我点燃,我刚吸入一口,呛得我直咳嗽,与此同时,我看到蓝横州的脸上闪过一抹冷笑。

    “大家快来看啊,楚思麒这家伙,胆大妄为,居然上课时间当众吸烟啦!”

    突然间,我听到了有人在大叫,吓得我刚想把香烟给扔掉,却被蓝横州伸手一把抓住了我拿眼的右手,蓝横州还凭借强大的力量,迫使我把手中的香烟,不得不再次送入了嘴里。

    卧槽勒!

    顿时,我知道悲剧了,开始那大喊的人并不是蓝横州,而是另有其人,想必这人早就和蓝横州谋划,在我刚抽第一口烟的时候,顷刻间就把我给卖了。

    瞬间,我们班的所有同学便看向了我,并且在学校操场里同时上体育课的另外一个班的师生们也纷纷看向了我。

    “我这下玩完了!”

    我立即意识到事情很不妙,很想反抗蓝横州,但他的力气让我动弹不得,只能嘴里叼着香烟,眼睁睁的看着别班任课的体育老师走到了我面前。

    “行呀小子,你的胆子可真肥!”这个体育老师瞅着我嘴中的香烟,沉声给我道:“学校五一节过后开始严整校风,你还真当学校说出来的话是耳边风。”

    我心里憋屈,真的好想解释一番,可蓝横州的手微微一加力,我痛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感觉右边手腕疼得要裂开似地。

    与此同时,蓝横州给体育老师说是他抓住我的,他很看不惯我当众抽烟,义愤填膺的表示像我这种猖狂的学生,就该严惩不贷。

    体育老师就赞扬蓝横州是好学生,还气鼓鼓的说肯定会严惩我,他让蓝横州松开我,然后命令我跟着他去办公室。

    我知道这次被坑得不要不要,章天益和彭靓颖在一旁看着也很担心,但见我被抓住了现成,或许还惧怕蓝横州,故而只能在一边瞎着急。

    我意识到麻烦很大,在迫不得已跟着体育老师走的时候,我对着得意洋洋的蓝横州一笑,我笑得很不屑,我冷声道:“卑鄙!”

    蓝横州立刻不笑了,他阴着脸朝我捏拳头,还不以为耻的说:“小子,听好了,敌人面前,没有卑鄙两个字,你算是白活了这么多年,以后他妈的学聪明点!”

    我觉得蓝横州说得对,我白活了这么多年,我跟他是敌人,居然轻信蓝横州,这就活该我遭罪。

    这一次的深刻经验提醒我,千万别跟敌人说,你他妈的好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