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玄幻小说 > 苍茫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小镇风波 第六十三章 回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小镇风波 第六十三章 回家

    太阳落下,黑夜降临。

    落神镇又进入了寂静之中。在这寂静的街道上走着,李徊无又想起了他初次来到这异世界的那一危险夜晚。

    那一夜他被群狼围攻,与凶兽厮杀,至今他都不知道为何那一夜会有如此多的妖兽入侵。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似乎是从他来到落神镇开始,妖兽的行动也变得愈加频繁了。

    “也许真的是巧合。”

    李徊无这样想着,他一个初来乍到微不足道的角色,又怎么会影响这异世界的格局呢?

    而除了这件事之外,回来的路上,李徊无还一直思考着关于他拍下紫凰枪一事,回去之后如何说辞,也是他现在比较纠结的一件事。

    “小子,待会你只要给此枪中输入魔力便可,我自然会展现出这紫凰枪的真正力量,至于你如何解释从何处的来的消息,就是你自己的事了,记住,不要暴露我的存在。”

    神秘男音在李徊无纠结之时突然出现,之后无论李徊无如何呼唤,那神秘男音再也不曾出现。而同一时间,李徊无与李颖已经来到了一处宅院门前。

    “我们回来了!”

    李徊无鼓起了精神,打开了大宅的大门,那里不是他们平日居住的家院,而是落神镇镇长新大宅。

    李徊无必须把今日在天梦镇发生之事告诉李强,以免带来什么麻烦。

    “哦,回来了。”

    宅院中,一直读着文件的李强听到了李徊无的声音,站起来,笑道。

    “爹!”李颖看到了站起身的李强,犹如小兔乱蹦一般扑进了李强的怀中。

    李强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怀中的李颖,而当他看向李徊无时,那欣喜之情却突然被浇灭,因为此时的李徊无正满脸严肃地看着他。

    “发生什么事了吗?”李强眉头微皱,示意李徊无来身旁坐下,道。

    “遇到了一点麻烦....”李徊无来到李强身旁坐下,沉声道。而扑在李强怀中的李颖,表情也变得十分难看。

    “别着急,喝口水慢慢说。”李强也注意到了李颖表情的变化,他吩咐仆人给李徊无两人各上了一杯水,道,而李徊无也在短暂休息后将他们在天梦镇所遇到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李强听了事情的经过,脸上有些不悦,他冷冷道:

    “陈明那老东西,这几年是越发倒退了,看看他养了个多好的儿子!”

    “强叔,你说的那陈明是....”

    “哦,”李强脸色缓和了一些,说:

    “他就是天梦镇镇长,也是强叔我的一个老朋友。”

    “啊?”李徊无与李颖同时惊呼,这事情的发展可是够奇葩,有种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的感觉。

    “所以这件事倒没什么严重的,徊无你不必担心,这陈明人很仗义,就是太爱面子,太护短。不过这件事是他们理亏,你揍了他儿子一顿也算是替他教育,不用有什么负担。”

    李徊无挠了挠头,一时间倒有些不好意思。

    “只不过他儿子敢调戏小颖,过几日七镇会议的时候我就要找他说道说道,不抽他点血我可饶不了他!”

    李强冷笑道,几秒钟后,他收起了那冷笑的表情,对着李徊无微笑道:

    “好了,此事算是先过去了,来说说你们今天的收获吧。”

    李徊无闻言表情一凝,几秒钟后,他才从空间袋中拿出了那紫凰枪。

    “哦?”

    紫凰枪一现,李强的眼睛先是一亮,随后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问题:

    “好枪倒是好枪,这材质已经达到了二星中等,只不过这妖核似乎是融入失败了,此枪的真实价值怕是只有二星下等,而且还是二星中等里比较末端的。”

    李强缓缓说道,李徊无听了李强的话也是有些佩服,李强真不愧是用枪的高手,光凭眼睛看,便能把这枪的价值猜的八九不离十。

    而此时,李强继续说道:

    “我记得此次拍卖行里应该有比此枪品质更好的吧?为何选了此枪?难道是这次拍卖价格大幅提高,我给你的金币不够吗?”

    李强看着李徊无,疑惑道。而李徊无一时间没有任何回答,只是视线下移,脑中不断纠结着。于是,李强继续问:

    “徊无,这枪花了多少金币?”

    面对着这个问题,李徊无最终轻轻呼了一口气,心里安定了下来,道:

    “四十五万。”

    李强闻言眉头一挑,脸上表情所传达的意思不言而喻,他又看向了坐在他身旁的李颖,李颖也点点头,随后将李徊无拍卖时有人恶意抬价之事告诉了李强。

    李强听了李颖的叙述,看向李徊无的目光中,疑惑之意越发明显。

    “徊无,你这样做的理由是..”李强问道,李徊无不惜花大价钱与别人整价,一定有他的理由,而李颖在此时也向李徊无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李徊无见状,微微呼了一口气,他相信那神秘男子的话,不管是上次的威胁还是这次的提醒,那神秘男子似乎是很不愿意自己的存在被透露出去,若是此时那神秘男子不配合他的话,岂不是自相矛盾?

    这样想着,李徊无微笑着将那紫凰枪举起,并向其中注入魔力,蓝色的魔力围绕着紫凰枪,让那本来就精致的枪身看起来更加精美。

    而正当那魔力稳定于紫凰枪周围时,那枪尖上的紫色妖核却突然发生了异变,只见一道诡异的绿色丝状物体从妖核中冒出,李颖想要伸手向那绿火摸去,而此事李强却厉声阻止了她。

    “别碰!”李强大声道。他满脸不可思议地看向那冉冉冒出的绿丝,道:

    “这是幽冥紫风的本命兽火。此妖兽本命兽火随等级而改变威力颜色,我所知的只有红与绿,这绿火是第二等级,是处于三十级妖士所用之火。”

    “徊无,你这次可捡到宝了!虽然没有其他增幅,但这本命兽火一项便让这紫凰枪成为了二星中等武器!”李强看着李徊无,狂喜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紫凰枪有这本命兽火的?”狂喜之后,李强随意问道。

    而李徊无也从震惊中立刻恢复回来,他微微一笑,十分自然随意的将自己编好的故事告诉了李强李颖两人:

    “我和小颖在进入拍卖会前,在一家服装店中,中途我出去了一段时间,小颖你还记得吧。”

    李颖点点头。

    “那时,我去了附近的一家防具店,我是想给小颖买一件防具,喏,就是小颖手腕上的那个。”

    李徊无指了指李颖手腕上的腕针,继续说:

    “此物名为腕针,戴在手中犹如普通装饰品一样,其中放置了五根毒针,可将初级战者下任何之人麻痹晕倒。”

    “哦?这个东西不错。”李强眼睛一亮,说。李徊无挑的这腕针确实十分适合李颖使用,这样一来,李颖的安全能够得到极大的保证。

    而就在李强心中欣喜之时,突然他脑袋一闪,想到了什么,于是他脸色微变,对李徊无道:

    “这腕针,应该花了不少金币吧?而且你刚刚说拍下那紫凰枪花了四十五万金币,意思就是你用了你那十万金币喽?”

    李徊无无奈地笑了笑,点点头,随后说道:

    “这件事我打算之后再说,我先把这腕针的事说清楚吧。”

    “好。”

    “当时我也对这腕针十分满意,但这价格却是高的离谱,老板要整整三万金币,且绝不还价,我跟他再三争论后,他最终和我达成了协议。”

    “什么协议。”

    李徊无笑了笑,继续道:

    “他告诉我这腕针价格不变,但他可以另外告诉我一个消息,他说那拍卖会中有一件二星中等武器却被当作失败品二星下等来买,无论我用多少金币我买下,只要不超过二星中等武器的价格,我必然不会后悔!”

    “一开始我也是半信半疑,但那老板信誓旦旦的说,若是他框我,拍卖之后我便可以去找他兴师问罪,毕竟,他本身就定居在天梦镇。”

    “最后,他告诉我,这个消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他曾和许多人都有过类似的交易,唯有双方都保证信誉才能双赢。”

    “原来如此。”李强听了李徊无的故事,随意笑道,也没有问关于这老板的事:

    “没想到这小小的天梦镇也有如此的交易关系,说不定我们落神镇也会有这样的角色,哈哈哈。”

    而李徊无也没有过多的在此事上停留,见到李强随意的态度,李徊无自然继续道:

    “接下来我就说说我那十万金币的事吧,我刚好也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与这有关。”

    “什么事?”李强听到重要两个字,也收敛了笑容,仔细听着李徊无接下来的话。

    “这件事我已经和小颖说过了,在那突然出现的老人带我们逃离天梦镇后,他告诉了我他的真实目的。”

    “他想让我担任他商队的护卫。”

    “商队的护卫?”李强闻言眉头微皱,“从哪到哪的?”

    “从天梦镇到地秋镇。”

    “天梦镇到地秋镇?”李强喃喃道,“那中间可是要经过红赛山的。你答应他了吗?”

    “答应了。”李徊无点点头。

    “但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和我的晋级有冲突,那老人告诉我,启程时间是明天,护送需要一天时间,返程我估计也要一段时间。”

    “冲突到不至于,你晋级的时间大概在五天后,时间来到及,但是这护送要经过红赛山...”李强看向李徊无,表情有些犹豫。

    “强叔,”李徊无郑重道。“这护送任务我觉得很有必要接受,一是我一直都没有关于妖兽的实战经验,进入珙天学院后,我免不了要和妖兽打交道,提前对妖兽有所了解也对我进入珙天学院有帮助。”

    “而且,我觉得以我的实力,只要不是进入昏兽的妖兽,都威胁不了我的安全。”

    “还有最后一点。”李徊无摸了摸鼻子,道:“我觉得...我一个年轻力壮的青年小伙,总不能一直一天什么都不干,在家里啃老吧...”

    “所以这次我想凭自己来赚得那五万金币,不用强叔来给我补偿了。”

    “而且从今以后,”李徊无脸上露出笑容,“我就要自给自足,不要强叔你再承担更多的压力了。”

    “呵。”李强听了李徊无的一番叙说,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与同龄的孩子不同,李徊无总是这样的有主见,自立。

    既然李徊无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他还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想去就去吧。”李强笑道,“今天晚上你到你陶奶奶那里一趟,让她帮你准备一下此次护卫的一些必备品。”

    “好!”李徊无也是激动道,而他的心里却是因其他而雀跃:

    “金蟾丝衣,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