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奇幻小说 > 重生后我带着空间飞升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约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约定

    同样最后一道的天雷之力青莲吸收大部分之后,剩余力量顿时游走于轻歌全身灵脉,再一次扩展起来。

    毫无悬念轻歌依然昏迷了过去,一直关注着轻歌动静的梵无心随即飞身前来,顿时抱起她飞回宗门。

    昏迷一天之后轻歌这才悠悠醒来,睁眼发现自己此时已经回到宗门睡到了自己床上。

    翻身坐起后轻歌立马内视自己,看看如今自己这身体又有了怎样的变化。

    周身灵脉比之前看着又粗了一倍左右,一条条细小的灵脉如铭纹般纵横交错,并且清晰可见,从丹田灵海处延伸出来周游全身的主脉宛若银龙,似有光泽流动。

    灵海之中花开六瓣的青莲,隐隐之间闪现着一层层青色光晕,花瓣上的那丝穿梭其中的浅蓝色电流看着明显了许多,同时也比之前更加长了一点粗了一点,时不时是还有如星光一样d 的星星点点,随着电流的穿梭于花瓣之间忽隐忽现。

    轻歌越看越欢喜,看来踏进元婴境这青莲也变得越来越漂亮神秘了,也不知此功法大乘时此青莲能不能显现在世人眼前...

    胡思乱想的轻歌 视察完身体现状之后,本试着进空间,果不其然与上次一样,暂时进不去了。

    轻歌想到那刚刚出生的小凤凰现在不知怎么样了,自己当时着急出去历劫,也没能好好看看那小凤凰模样,也不知道这刚刚出生的小凤凰需要吃些什么,空间里除了一大片的药田灵草之外好像也没有东西吃吧。

    想来小灵应该知道怎么办的吧,自己现在也进不去,也只能等着空间升级完成了才知道情况,算了,眼下还是先去师傅那里禀告一声才是。

    出了屋门抬头就看见自己师傅坐在院子余老留下来的石椅上,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枕与桌上托着脑袋,面朝院外看着远处崇山峻岭的风景。

    几步上前轻歌对着师傅一袭紫袍的背影开口说到:

    “师傅.”

    闻言梵无心身体随之一转面对这轻歌,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才开口说到:

    “既然你已元婴境了,不遇强敌基本保命是没有问题了,你福源深厚想来定也有些保命的东西,那么为师就送你一副面具,大乘期下无人可看透真容。”

    话闭梵无心随即手一挥,只见一个方盒朝着轻歌飞去,双手接过盒子,轻歌躬身叩道:

    “轻歌多谢师傅!”随即抬头看着梵无心一脸笑容模样乖巧的继续说到:“师傅弟子几时可以独自下山历练?我想回家看看爹爹。”

    梵无心眼神一凝负手而立说到:

    “你刚结婴还是巩固下修为,一月之后再行下山。”

    闻言轻歌立马喜笑颜开,“多谢师傅成全!”

    梵无心轻点一下头,不在多说什么随即转身瞬间消失不见。

    “太好了,太好了,可以回家去看看爹爹,也有时间寻找母亲下落了。”师傅一走轻歌立马兴奋到手舞足蹈自说自话。

    在院子里蹦蹦跳跳宣泄完心中激动之情,轻歌随即回到屋里坐下后打开师傅刚才送给她的盒子,研究起来。

    盒中面具取出来后,拿在手上的却是个薄如蚕翼的一张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成的一张皮,没有任何样貌,疑惑不解的轻歌又看来一眼盒子,在次确定除了这张皮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立马小脸一跨嘀咕起来

    “师傅给的这个面具怎么就是一张皮?这怎么带呀?总不能直接把皮敷在脸上吧,东西都给我了,也不顺便说说怎么用的,莫不是他老人家借此机会考验我不成?”

    手里的皮翻来覆去的看来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来,随即走出屋子拿到天阳地下对着阳光看了看,此皮真是很薄,直接能透过阳光来,不过轻歌还是一无所获。

    垮这脸轻歌嘟哝一句“我就不相信我搞不定这面具了。”

    随即回到屋子后抬手一下就把这皮往脸上敷去...

    皮还是那张皮耷拉在脸上丝毫没有变化,接着某人又划破手指轻轻滴落一滴血在皮上,想试试看着东西莫非是要认主才可以不成,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皮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手上拿着皮,一下倒在床上一脸沮丧,想到这可能是师傅给自己的考验,自己当然不能认输才是,顿时坐了起来接着把皮放于床上,运转功法灵气聚于双手指尖朝着面皮输送而去。

    轻歌眼前一亮总算是找对方法了,只见源源不断的灵气输送自皮中后,立马就起了变化, 一行小字随即浮现出来

    (万年幻狐皮制,灵气于皮上勾画出名字与字符方能使用,置于脸上即可幻化出心中所想面容,指尖聚集灵气轻触耳根即可揭下面具)

    明白此面具的使用方法后,轻歌随即以指代笔已灵气为墨,快速的在皮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与刚刚显现出来的几个不认识的符号,随着白光一闪总算大功告成了。

    轻歌随即拿起皮来轻轻敷于脸上,刚一接触这面具皮就如同水一般的化开来,不过三息时间,此刻的轻歌已经是一副老态龙钟,行将就木的老头模样了。

    看着镜中自己,轻歌伸手朝着自己脸上又是摸又是捏的,对着镜子四处查看面容,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耳根处也十分完美,没有丝毫异样,就像是他本来就是个老头一样。

    随即轻歌心中想的容貌一变,立马又变成一副饱经沧桑的中年苦修模样来,真是随心所欲想变就变。

    “真是好东西呢,师傅的这个考验也不难嘛”一脸得意的某人这是选择性忘记了自己刚刚的沮丧了...

    轻歌揭下面具放在盒中,此时空间正在升级无法进入,暂时把面具盒子放在手上的储物手镯中。

    收拾好东西后,轻歌随即闭目神识勾连灵海中的那把锁,先把可以展现出来的修为调整到金丹三层,暂时不要泄露为好。

    做好这一切轻歌坐到床上开启此小院的结界之后,摸出与司千夜联系的小镜子来..

    抬手输入一丝灵气后,司千夜此前留的话也飘了出来,闻言轻歌立即紧张的回到:

    “我一直闭关冲击修为刚出关,你有何急事寻我?可是关于玉神宗的?”

    司千夜这边同一时间感应到怀里的小镜子有了回应,身处于一座山林边界的他,立马让跟着自己的玄一退后离开自己视线范围,随即挥手布下结界这才摸出镜子来。

    听了轻歌略带焦急的语气,眉头一皱心中说到:这丫头怎么就知道玉神宗玉神宗,这玉神宗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

    “不是玉神宗之事,是我..我听闻你在凤凰秘境之中发生了许多事,你却一点也不曾对我提及,有些担心你罢了。”

    闻言轻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关于玉神宗就好,听到司千夜是关系自己,心里似有一丝甜蜜闪过,随即反应过来,这司千夜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在关心我的一举一动么?

    “呀!你怎么知道的?你放心我很好,那不过是个无耻之徒而已,我可不是任人欺负不还手的软弱女修,况且道宗可是十分护短的宗门,你不必担心我的,你身份神秘不要为了这些小事暴露了不好。”

    司千夜听了轻歌回话,心道:“小丫头居然会关心我了”随即嘴角上扬对着镜子说到:

    “我家族内有情报组织,你在秘境中封印魔物这是会让许多人起疑,想要知道你到底是用何物做到之人定然十分之多,你还是小心为好,我此时已经离开家族,准备随便寻个地方等你来找我拿玉神宗的讯息。”

    轻歌听完他说的话,随即高兴的开口说到:

    “太好了,我师傅已经答应我的请求,让我一个月后再下山独自去历练,你说个地址我到时候来寻你。”

    镜子飘出轻歌欢快话语的同时,司千夜的脸上也如沐春风般的笑了,虽然这笑容一闪而逝。

    “既然如此的话,不如我去道宗附近的城镇等你就是了,这样你一出宗门就能来寻我拿想要的东西,也好早点去寻找你母亲宗门的下落。”

    绝对不承认是因为自己想早点见到轻歌,所以才选择去道宗地盘的。

    闻言轻歌顿时跳了起来,立即开口说到:

    “不不不,我此次下山会回家去看看我爹爹,要不你还是去天方城等我吧,那里是个小城,不会有人好奇你的身份的,对你安全多了。”

    可不能让司千夜来道宗附近,自己这师傅可不是吃素的,虽然答应自己不会去为难他,不过若是司千夜送上门来,让师傅发现行踪的话,那么可就不好说了。

    司千夜闻言轻轻的抿了抿嘴,想着:莫不是轻歌担心我会与他宗门里的师傅打架不成,算了,小丫头也是关心我,去天方城也好,这样一来就能知道她的家在何处了。

    “好,一言为定,我去天方城等你。”

    听见司千夜答应了,轻歌立马松了口气,还好这傲娇的司千夜没有多问就答应自己了。

    “好一言为定,我们一个月后见。”

    闻言司千夜收了镜子,招回玄一后说了句“去天方城”后,随即取出飞行法器,一座带有两层楼阁豪华版的飞船来,交给玄一掌控之后,自己进到房中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