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言情小说 > 重生躺赢成团宠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二章 痛打禽兽,席恬获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二章 痛打禽兽,席恬获救

    席恬拼尽全力挣扎,还趁机咬伤了梁宇恒的耳朵,梁宇恒吃痛的大叫起来:“啊——你这个贱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梁宇恒非常气恼,又打了席恬一巴掌。

    这下子,席恬的两边脸颊都肿起来了。

    此刻衣冠楚楚的梁宇恒,跟之前的王疤瘌又有什么区别?都是人面兽心罢了。

    这一巴掌把席恬打蒙了之后,梁宇恒更加报复性的侵犯席恬,用力扯开她的衣服。

    同时也手忙脚乱的脱下自己的衣服。

    看着眼前意识不太清楚的席恬,梁宇恒的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嘴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呵,你跟那个星星有什么两样?都是下贱胚子!”

    此刻,守在废旧仓库大体门外的刘大发和他的两个小弟,正把耳朵贴在大门上,听动静,三个人听的那叫一个激动呀。

    尤其是听到席恬大喊大叫的时候。

    几个男人内心都痒痒的不行了。

    刘大发搓了搓手,一脸猥琐的笑着说道:“哎哟,这小娘们还真得劲儿啊,听她叫这两声儿,老子心里都痒痒了。”

    贼眉鼠眼的二狗子也说:“是啊老大,梁少爷可真是艳福不浅哪!”

    墩子就想的更多了,贱兮兮的摸了摸自己的光,脑袋说:“不知道梁少爷享受完了之后,有没有咱们兄弟的份儿啊?”

    这话惹得刘大发直接给了墩子一巴掌,就拍在他那光溜溜的脑门儿上。

    然后呵斥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梁少爷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墩子立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有些事情是他这种人想都不能想的。

    于是赶紧点头哈腰:“是是是,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乱说了!”

    说完以后又望着刘大发傻呵呵的笑。

    然后三个人更加津津有味的听墙角了。

    听到里面不断传出席恬挣扎的喊叫声,刘大发都替梁宇恒着急了。

    摩拳擦掌的,好像恨不得冲进去帮忙。

    “这梁少爷好像不太行啊,一个小姑娘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拿下?”刘大发故意开玩笑的说道,好像自己很有本事一样。

    他的两个小弟也跟着笑起来,二狗子笑得连口水都流出来了,跟着说:“也不知道梁少爷需不需要帮忙啊?”

    二狗子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透过仓库大门的门缝往里瞧,想要一看究竟。

    这可是现场直播呀。

    那对视觉和听觉的冲击,绝对比窝在被窝里看小黄片要强的多。

    刘大发压制着心里的那股燥热之气,咽了咽口水说:“等咱们做成这笔生意,从梁少爷那里拿到钱,也去逍遥快活一把。”

    “谢谢大哥,大哥万岁——”

    墩子一下子就成了刘大发的头号粉丝。

    想到未来的好日子,两眼都在放光。

    他们也是应该去好好逍遥快活一把了。

    三个人忙着听墙角,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的东西,远处一道黑影闪过,很快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击到他们身边了。

    二狗子只感觉腹部受到了一阵猛烈的撞击,还没反应过来,就先趴下了。

    刘大发和墩子两个人才反应过来。

    可是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眼前的是人是鬼,就已经遭到了对方的攻击。

    只听尚采大喊一声:“陆放,你先去救人,这里就交给我了——”

    没错,及时赶到的是尚采和陆放两人。

    尚采已经先撂翻了一个,又和刘大发和墩子两个人打了起来,战力满满。

    此刻的仓库大门处在失去防守的空隙。

    陆放则趁着这个机会,打开了仓库的大门,横冲直撞的闯了进去。

    根本来不及多思考什么。

    一眼就看到里面沙发上的席恬,准备梁宇恒那个衣冠禽兽压在身下。

    衣服都已经脱的差不多了……

    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陆放的眼睛,他想也没想的就冲了过去,飞起一脚踢在梁宇恒的胸口上,直接将梁宇恒踢翻在地。

    “席恬——”

    陆放朝着席恬扑了过去。

    而梁宇恒则趴在地上,痛苦呻吟。

    但是他的反应也很快,看到陆放闯进来了,而自己又遭到了陆放的突然袭击,完全占了下风,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呢,就突然感觉一股大力,压在自己的背上。

    又一次把他给压了下去。

    “你这个畜生——”

    尚采狠狠的咒骂了一句,她已经放到了门口的刘大发和墩子,冲进来帮忙。

    看到梁宇恒要从地上爬起来了,尚采直接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又将他踩了下去,看了一眼几乎全裸的梁宇恒,身上脱的就只剩一条内裤了,尚采只觉得辣眼睛。

    一脚直接踢在了梁宇恒的命-根-子上。

    把梁宇恒踢出去好几米远。

    捂着自己的命-根-子出,好半天都没有缓过那口气来,连叫都叫不出来的那种。只是一张脸憋的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

    那样子看起来别提多吓人了。

    好像一口气背过去,就要翘辫子似的。

    不过也不得不说,尚采那一脚确实是用了大力的,梁宇恒没疼昏过去就不错了。

    敢欺负她尚采的好朋友,她绝不轻饶!

    之前的那个王疤瘌,就是最好的例子。

    只可惜当时王疤瘌的惨状,梁宇恒并没有看到,不然估计他也没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对席恬,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来?

    就算不是席恬,而是其他任何一个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尚采也不会见死不救的,军人就是为人民服务的。

    这个宗旨早就贯彻了尚采的人生。

    陆放已经顾不上梁宇恒了,看到席恬的衣服已经被梁宇恒扯得稀八烂,陆放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席恬遮住。

    席恬看到来的人是陆放和尚采,知道自己又一次有惊无险的被他们给救了,瞬间又是害怕又是感动,一把抱住了陆放。

    “陆放——还好你来了!”

    席恬忍不住委屈的掉眼泪。

    想不到刚才的经历,也是一阵阵后怕。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梁宇恒居然会用这样极端的手段,来对付她。

    还是她太高估梁宇恒的人品了。

    梁宇恒这种人,根本就是衣冠禽兽。

    哪里有什么人品可言啊?

    “别怕,没事了。”陆放安慰着席恬。

    看到陆放和席恬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尚采还是挺欣慰的,都不好意思打扰他们。

    好在席恬也没什么事儿,虚惊一场。

    当然也多亏他们来的及时。

    要是再晚一步,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