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言情小说 > 月半入云 > 章节目录 第36章:商业秘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36章:商业秘密

    程克文没有说话看着秦志刚,秦志刚从口袋摸出香烟,并没有打开,秦志刚知道餐厅是禁止吸烟的。

    “哦,鹏飞,有关这次考察团补贴的事要不向秦总汇报一下我们的想法。”程克文看到秦志刚拿烟心领神会提醒道。

    “哎,这么重要的事我差点遗漏了。秦总,考虑到这次考察团都是为了企业发展利用双休日在世界各地奔波,我们给考察团每位成员在外活动一定的生活补贴,每人2000美金,你看可以吗?”

    “好呀,好呀,我们是很辛苦的哦,给点补贴我就能买点东西,比如化妆品啊,衣服啊,也可以留个考察纪念”曹亚韵说道。

    秦志刚咳嗽了几下,曹亚韵止住不说了,秦志刚说道:“我看还是叫误餐费吧,在外面跑来跑去的,吃饭可能时间不能保证,让大家随便准备点吃的东西。”

    “还是秦总想得周到,我们对国内情况不熟悉,老是用错字,应该叫误餐费,其实就是午餐费,好的,我们来安排这事,整个考察团出国活动期间我和克文全程陪同,有什么需要或调整的地方您直接说就行了。”汤鹏飞高兴地说道。

    “到底是秦总,考虑问题的高度就是不一样,叫午餐费太好了。”曹亚韵说完差点拍起手来,看到秦志刚严肃的神情,曹亚韵的高兴劲一下子没有了,低头吃着自己盘中的水果。

    秦志刚突然问道:“汤鹏飞,今天没有看到上次陪你一起到我办公室来的那位,就是你的助理对外公关联络专员刘曼莉小姐嘛,这次考察团她全程陪同吗?”

    曹亚韵听见吃到嘴里的一块水果差点卡在了喉咙中,好不容易缓过气来,满脸吃醋的样子,把水果刀搁在了盘子上,用餐巾布擦了下嘴,两眼死死盯着秦志刚的眼睛,秦志刚当做没看见,依旧在等着汤鹏飞回答。

    “哦,没有向你汇报,刘曼莉小姐最近回美国去了,她5岁的女儿在美国生病了,她要回去照顾一下,不过没关系,你们在美国HSD和客户面对面沟通会,促进两国电信运营商的业务交流时,我们请刘曼莉小姐,不准确的说是刘曼莉女士过来做翻译,并陪同大家在美国HSD的活动。”

    “哦,是这样,刘曼莉女士热情干练,给我留下了深刻地印象。”秦志刚说道。

    “谢谢秦总的厚爱,我们一定把秦志刚对刘曼莉女士的赞赏转达给她。”汤鹏飞说道。

    此时,曹亚韵脸色涨得通红一脸怒气,心想你这个老色鬼,见过人家好看的女人就要动歪脑筋,你把我当什么了,难道是块抹布吗?丢来丢去的。但想到要去法国巴黎购物马上变成了一张笑脸说道:“我们秦总是有情有义的人,在我们公司人人都说我们秦总会关心人,爱护人,你们以后与我们秦总合作时间长了就知道了,与我们秦总交朋友是不会吃亏的。”

    “那请代我转达对刘曼莉女士在美国顺利,女儿早日康复。”秦志刚说道。

    “谢谢,我们一定转达。秦总,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哎,你就不用刻意了,我们是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已经是朋友了,有想法尽管说,说错了也没有关系,大家一起讨论嘛,这种讨论很有建设性的,非常有成效。”秦志刚鼓励说道。

    汤鹏飞挺直了身体,理了理领带说道:“秦总,不知道你对我们这个初步的‘数据中心项目技术考察团’的行程安排感到满意吗?是否还要... ...”

    “哦,坦白的说,我对你们这个行程安排计划还是很满意的,你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问题考虑的这么细致还是值得赞扬的,具体细节可以在实施中逐步完善,比如重点要放在考察国外通信发达国家建立数据中心的成功和失败的经验上,掌握现代科学技术最新发展成果,以便更好把国外的成功经验应用到我们数据中心项目的建设上来,多跑几个点看看也是可以的。”秦志刚说道。

    “跑得地方已经很多来,有点像周游世界旅行团了。”曹亚韵说道。

    “曹主任,话不能这么对外说,我们考察团的主要任务还是考察嘛,这是主线,一切活动围绕主线开展。”秦志刚说道。

    “秦总说得对,我们要把这个考察活动的主题拔高,主要是考察最新技术成果以及国外通信运营商的成功经验,这样才显得这次考察团的意义重大。”汤鹏飞继续说道:“顺便问一下,秦总,你看这次‘数据中心项目技术考察团’是在招标前成行还是在招标结果出来后安排,请您指示。”

    汤鹏飞看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说到了要害处,现在要逼秦志刚表态了,换句话说在招标前成行就是意味着钱也出了,项目也就一定是给我们了。如果是招标结果出来后考察团出行的费用也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了,在项目费用中要包涵在其中了。

    秦志刚对汤鹏飞提出的问题并没有感到突然,其实刚才两位在兴致勃勃介绍出国行程安排时,秦志刚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秦志刚微笑了一下说道:“汤主任不愧是商人啊,商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其实我还是从大局来考虑这个问题的,我们这次数据中心项目之所以要采用国际招标也是要把这个项目做成世界一流的目标,否则我们把国内其他地方的成功经验照搬过来就可以了,所以我们是真心希望像你们这样有实力的世界级高科技公司来参与。出国考察是一种技术手段,会把项目的起点瞄准世界最高水平,但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尽快完成数据中心项目建设,发挥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秦志刚说着对服务员挥了挥手,要求服务员在自己咖啡杯中加点咖啡。

    “秦总说得极是,太有高度了,不亏是大型国有企业的一把手,这种政治气派就无人能及,我是从心底里感到佩服,深受教育和启发。”汤鹏飞乘服务员在为秦志刚倒咖啡的时候,抓紧时间说了一段赞美的话。

    “至于汤先生刚才提及的问题我是这样考虑的,按照我们内部给我的初步计划是下周项目推进组开始工作,应该在一周准备后发出标书,应标活动在一周内完成,评标和答疑在一周内完成,这样就是一个月。第二个月开标与中标厂商签定商务采购或服务合同,同时我们开始为期3个月的机房扩建改造,第五个月开始设备安装和联网调试,第6个月开始试运营,然后迅达通信公司数据中心全面投入运营。”秦志刚说道。

    “这些设想太好了,秦总考虑问题非常有远见,半年就把新的数据中心投入服务,这种建设速度令人叹为观止,世界一流水平啊,厉害了。”程克文感叹道。

    “你们不知道哎,公司的所有事情都在我们秦总的肚子里哎,他什么都最清楚了,他把计划都透露给你们来,你们要好好把握机会哦。”曹亚韵自豪地说道。

    “这些时间节点不是什么商业秘密,我们在给你们的招标书中就有描述,说明我们这个项目的时间紧迫性。至于中标的关键要素还是产品质量,价格和服务。如果我们想抓紧时间在招标前开始出国考察,势必会让人家感觉有先入为主,缺失公正的嫌疑,所以我的观点准备工作可以早启动,真正出行还是放在招标结束,小签商务合同意向后成行比较合适。”

    “好,秦总说得好,我们先期做些准备工作,并与有关的客户做好沟通与计划安排,等到商务合同意向签订,确认是我们中标后考察团马上出发。”

    “可以,你们也不要觉得我秦总要求高,我是把你们当做朋友来告知的,我们做任何工作都要经得起群众的检验,特别是招标项目一定要公正公开,这对你们也是一种促进,只有价格合理,产品过硬,服务优良的商家才能中标,你们说对吗?我们也是为企业负责。”秦志刚说完喝了口咖啡。

    “我们牢记秦总的教诲,一定努力工作,做好服务。”汤鹏飞说道。

    “至于在招标工程中,你们有什么疑问尽管可以请教曹主任,她是我们这个项目组的副组长,有职有权,你们加强沟通。”

    曹亚韵嗲声嗲气说道:“是我们秦总看得起我,你们有什么问题告诉我好来,我解决不了就去找秦总,他一定会帮我的啦。”

    “谢谢曹主任的大力支持,秦总你放心,我们一定与曹主任保持密切联系,对标书有不清楚的地方我们及时请教曹主任。”

    “但话要说回来,企业的重大决策还是一把手说了算,只要秦总支持,你们就有希望了。”曹亚韵说道。

    “我们还是要相信项目推进组会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评标的,我想这次出国考察团我请张志宏副总也一起参加,他懂技术,看问题比我更专业,项目推进组评标结果出来以前,志宏总一定会来听取我意见的,我是企业的第一责任者,当然要对企业的重要决策负全部的责任,这也是一种担当,我也希望你们有好的表现,最终有好的预想结果。”秦志刚说道。

    “谢谢秦总的信任,我们一定努力工作,一定拿下这个标书,按照你们的技术要求完成数据中心项目建设,秦总你放心吧。”汤鹏飞说道。

    秦志刚放下手中的咖啡,说道:“今天的沟通很有成效,要不就这样,后会有期。”秦志刚说完拿起放在椅子旁的礼品带起身继续说道:“这个小礼品我就收下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汤鹏飞和程克文一直把秦志刚和曹亚韵送出餐厅并一直陪送到电梯口,秦志和曹亚韵乘坐的上行电梯门关起来后,汤鹏飞和程克文相互击掌表示祝贺。

    “今天和秦志刚谈得不错。”汤鹏飞说道。

    “今天还亏得你汤兄,说话很到位,小弟只有敬仰的份了。”程克文说道。

    当天下午两点,雨过天晴,衡园湖心亭九曲桥上人头攒动,位于荷花池中央,两头连接九曲桥的湖心亭茶楼是江海市最古老的的茶楼之一,始建于1559年,距今已有400 多年的悠久历史,是江海市的重要的人文历史标志建筑,整幢茶楼为全木结构,没用一颗铁钉,茶楼正门上方高挂‘湖心亭’三字匾额,飞檐上悬挂着‘茶’字大旗迎风招展。

    踏入茶楼,书法家高式熊先生题写的“海上第一茶楼”,还有清朝时留下的石碑更显得古朴典雅。湖心亭茶楼分上下两层,楼顶上有28只角,梁栋门窗均雕有栩栩如生的飞禽走兽及人物。茶楼内陈设均为红木方桌,中式茶几,圆形古凳。靠窗而坐园内情景顿时映入眼廉,香茗泡茶、悦耳古乐,别有一番独特和雅韵。

    张志宏和翁文胜一踏进茶楼,一位服务员主动上前说道:“两位贵人下午好,请随我来,楼上还有雅座,两位楼上请。”张志宏和翁文胜跟随服务员走上木制楼梯。

    茶楼二楼靠窗雅座,张志宏与翁文胜正品着午茶低声交谈。

    “数据中心项目启动了吗?”翁文胜说道。

    “昨晚已经算是开过项目推进组启动会了,下周就全面开始招标工作了。”

    “秦志刚那里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怎么样。”翁文胜问道。

    “已经把主要注意力都放在这个项目里面了,今天早晨我去酒店用早餐时看到他和曹亚韵陪两个穿西装的男人在吃饭,估计和项目有关的厂商已经蜂拥而至了。”

    “好,正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在行将退休前的最后一任期间,他巴不得有这样一个千载难逢投入十几个亿的项目,秦志刚已经违背了企业领导在商业合同招标前禁止与有关利益各方会面沟通的基本要求,现在的秦志刚就像一个喝醉酒的赌徒,你已经把他引到了悬崖边上,他却浑然不知,为了争夺更多的利益,他只顾看着天上虚无缥缈的彩虹,却不知道脚下已经是断崖峭壁,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好!志宏你的机会来了。”

    “老师真是神机妙算,说得太形象了,太准确了。”张志宏说完举起茶杯敬了下翁文胜。

    “志宏啊!我上次就对你说过,当一把手确实有很多的好处,但也有坏处,好处是你的决策机会和权力巨大,你可以做想做的一切事情,没有人会阻拦你。坏处是你在台上明处,出错的机会多,失误可能性剧增,如果对自己的智商估计过高,身边没有一个人为你指点迷津,为你分析大势的人,那你早晚会跌入自己或别人挖掘的泥潭。你看秦志刚现在身边就是一个曹亚韵,那个笨女人早晚要断送秦志刚进坟墓。”

    “老师分析得很对,有老师您的指点,我是步步为营... ...”

    翁文胜打断了张志宏的话,说道:“你这么想就错啦,你步步为营,那前途呢,未来在哪里,你只有一往无前往前冲,早做准备早下手,一定要有雄心壮志,一定拿下这个一把手的位置,你才有未来,当然我会全力支持你达到这个目标,我年纪大了,在过几年就退休了,你年纪轻,还有很远大的前程,你步步为营就是停滞不前,就是倒退,辜负老师对你的培养。也可以这么说,你是目前唯一能替代秦志刚的人选,对这个问题你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说得重一点,这次是你最后一次当一把手的机会,错过这次机会你就永远站在别人的脚下,没有再次翻盘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老师说得对,我会好好把握的,这次秦志刚把数据中心项目交给我负责,我有很大的胜算顺水推舟把他推入泥潭中去。”张志宏说道。

    “现在对你来说要集中精力启动北京集团方面的工作,让集团领导关注你,为你未来接班创造良好的政治环境。王祥林和刘梦佳去北京参加一个叫什么新业务转型干部培训班已经有段时间了,在北京集团公司有没有打通什么渠道?”翁文胜问道。

    “哦,他们两人去北京学习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据说一直关在北京郊区的集团培训基地学习,那里活动没什么进展。”

    “我就是说嘛,你要亲自出马去北京做工作,你不能等,一把手是等不来的,尽管目前看秦志刚以后只有你接手最合适,但是情况是会发生变化的,我相信很多人都看着这个位置,你一定要打通集团的上升渠道,不是一般的工作关系,是要有人在集团层面为你撑腰,能为你挺身而出的人,你才能稳操胜券。”

    “要不再等一等,看看情况再说吧,老师你看呢?”

    “等!等只有死路一条,老实说你现在启动做集团的工作已经有点晚了,你说说最近公司有哪位领导去北京了吗?”翁文胜问道。

    “最近,哦,想起来了,最近公司人事部的唐文哲去了次北京,刘梦佳在电话里告诉我,唐文哲去北京雁西湖集团培训中心看望了他们,在培训中心食堂与他们一起吃了顿晚饭,了解了一些培训的情况。”张志宏说道。

    “你看这个唐文哲肯定借机抢在你的前面去北京做工作了,你还说要等等看,再等机会就没有啦。”

    “老师,情况有这么严重吗?那你建议我下一步怎么操作呢?”张志宏问道。

    “嗯,听说你女儿与梁启政的女儿梁晓惠是闺蜜好友?”翁文胜说道。

    “是啊,他们中学都是在同一个学校读书,都是学校学生会认识的,我女儿比梁晓惠小5岁,我女儿初一时梁晓惠是高三了,我女儿现在高中毕业准备考托福出去读大学,梁晓惠现在我们公司工作,担任秦志刚的秘书,他们关系一直很好。”

    “哦,你还对我说过你与集团纪委的汪学康主任很熟。”翁文胜问道。

    “是的,也算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也让我下次去北京时候,帮我把集团负责组织和干部选拔的吴明华副总约出来一起吃个饭。”

    “志宏啊!不是我说你,这么好的机会放在你的面前,你怎么还不好好利用呢?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啊!”翁文胜感慨说道。

    这时,一位举止端庄,身穿藏青色村姑服装中年妇女过来,在两位客人的茶杯里添加了热水,并端上一盘五香豆和一盘绿豆糕说道:“两位请慢用,这是你们点的小点心。”说完服务员微笑离开。

    今天早上张志宏在电话里约翁文胜下午到衡园湖心亭茶楼见面的通信早已被反贪局截获,当张志宏一踏进茶楼,服务员就引领他们坐在保留着的靠窗桌子,并事先安置好了拾音装置,这位女服务员就是反贪局检察院的外勤侦察员。

    翁文胜继续说道:“志宏,这次秦志刚一脚陷进了这个项目,由于诱惑太大,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你最近一定要想办法去打通集团公司的关系,刻不容缓。你先让你女儿和梁晓惠聊一下,看看梁晓惠和家里需要你帮忙做点什么事,你就尽力而为帮一把。然后让梁晓惠与他爸爸说一下你想去北京拜访梁启政,你也做过梁启政的总经理助理,你在北京也就明确向梁启政提出你想担任下一届江海市公司总经理的想法,一定要表明态度,而且是态度坚决,把自己担任总经理后的工作打算也如实向梁启政汇报,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并想办法与集团负责干部人事任免的副总联系上,然后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他,搞好与这位副总的关系,未来在提拔江海市公司一把手的时候,只要这个副总能帮你,梁启政又支持的话,你就能顺利达到当上江海迅达通信公司的一把手目标了。”翁文胜说道。

    “接近了他们有什么用,我平时一直在这里,也不能经常打他们电话,现在的人很现实的,没有得到好处,也没有经常交流形成的感情为基础,人家何必要帮我呢。”张志宏无奈地说道。

    “我看你就是一个书呆子,你手里还不是有两个宝货天天在北京嘛。”翁文胜笑着说道。

    “你是说王祥林和刘梦佳嘛?”张志宏疑惑的说道。

    “就是,我看他们两个人好事不成,做坏事还是很有能耐的,那个王祥林奴颜婢睐、低声下气、谄媚奉承是把好手,那个女人刘梦佳还是有点姿色的,搔首弄姿、投怀送抱勾引男人还是很有本事的,我估计你只要安排集团的这个副总经理和刘梦佳打个照面就会被她俘虏了,让他们两个宝货在北京尽情发挥他们特长,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成果的。”

    “梦佳对我还是很不错的,要不... ...”张志宏有点犹豫了。

    “不错有什么用,这种人是永远不会死心塌地跟你的,完全是利益的交换,假如你不是公司的副总,她能喜欢你,爱你,为你牺牲一切吗!你不要做梦啦。这种女人现在看你权高位重巴结你,一旦风吹草动第一个出卖你的就是这种女人,我见识多了,不管怎样,你现在是上升的关键时候,是在用人的时候,你舍不得女人就套不住狼,升不了官。”翁文胜说道。

    张志宏顿时醒悟说道:“老师说得对,他们这段时间天天在北京,他们应该知道,这次不是我出手帮了他们,他们两个人早就给秦志刚给打压下去了,说不定现在已经下岗,他们不在关键时候帮我就说不过去了,至于... ...刘梦佳,我以后再想办法弥补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