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奇幻小说 > 我的师姐有点刚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尔等蛮夷竟敢伤我大衍子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尔等蛮夷竟敢伤我大衍子民

    城中的哀嚎整整持续了一夜,一具尸骸在尸堆中缓缓睁开眼睛。

    “尹大人,您醒了?”

    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的身旁亦有十数名伪装成尸体的人,迅速站起身来,围拢了到了他的身边。

    “这是怎么了?”

    尹元康捂着脑袋,面色痛苦,昨日他被那群看热闹的百姓给砸到了脑袋,昏厥了过去,这是方才醒来。

    面前的人他很熟悉,是他亲卫中的小校,名叫黄二,此刻对方的几次欲言又止的表情让他不由得担忧了起来,又转头打量起了四周,顿时差点惊骇得再次昏厥过去。

    “大人,城....破了!”

    黄二眸中带泪,似乎十分的不愿意面对尹元康,自家的将军已经为了这座城付出了一切,如今这噩耗绝对会让他的情绪彻底崩溃。

    他只能将头转向一边,但随即面色剧变,低沉的朝着身旁的同伴喊了声“快躲好!”

    之后,便将尹元康一把按到了尸堆之中,同时将他的嘴巴死死捂住,一个日夜没有进过米水的尹元康竟然无法挣脱对方的双手。

    ‘哒...哒...哒...’的马蹄声响起。

    那是一队北戎士卒,不过区区十人,却驱赶着上百名的大衍百姓,拖着木质板车而来。

    肆无忌惮的笑意在这群北戎人的脸上洋溢着,与身边大衍人的那种空洞(河蟹)眼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板车之上,尽数是惨遭蹂躏过后的尸体,随着尸体的倒下,有数具自尸堆之上,滚落到了尹元康的身边。

    他看得分明,面前的这具女尸不过二八年华,本是最为风华正茂的年纪,却惨死在了这群该死的蛮夷手上。

    那临死前的绝望、恨意、痛苦,如同一柄柄的尖刀,死死的扎进了尹元康的心中。

    这种怒火与自责同时交杂在内心的滋味,顿时让他的胸口一阵绞痛,一股热流直接从喉咙涌了出来。

    是的,他气急攻心,吐血了。

    一旁的黄二身子微微颤抖,他知道自家大人的心性是断然接受不了面前的这一切的,只能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将他死死按住。

    但也就这细微的动静,却吸引了不远处的北戎人注意。

    “你!去看看是否有活口!”

    一名北戎的士卒,伸出长刀,指向一名正搬运尸体的大衍百姓的同时,又指向了尹元康的方向。

    大衍的百姓十分的谦卑,朝着北戎人十分恭谨的弯腰行了一礼之后,宛若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缓步朝着尸堆而去。

    黄二面色紧张,冷汗混杂着他人的血水不断的滴淌而下,浑身的肌肉紧绷,他已经做好了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打算,不论如何都得让自家的大人活着,只有他活着,戎边城的百姓才有生的希望。

    那人十分缓慢的走上近前,将尸体缓缓一具又一具的扒开之后,他看见了一柄尖刀对准了自己,一名大汉正凶神恶煞悄然比划着自己手中的利刃,不用想,只要自己张口报信,那么一定会被对方一刀捅死在这里。

    刚准备说话的大衍百姓,发现了被面前这大汉死死抱住的人,那是尹元康尹大将军,昨日他还去过对方的将军府看热闹,甚至还朝他丢过石子。

    “大人,并没有什么东西。”

    他的神态再无紧张,颇有些轻松的回过了头,朝着北戎士卒高声喊去。

    这话并不是受到黄二的威胁,这是发自肺腑的声音,城破之后的戎边百姓,早就明白了自己是受到了他人的蛊惑,悔恨的同时,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他们没有能力驱赶这群将大衍士兵都打败了的北戎人,也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家的所有亲眷。

    但是此刻被他们认定已经被那群卖国求荣之辈暗害了的尹元康,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么他们还有机会可以将这群塞外蛮子给尽数赶走。

    这是在绝境之中的精神支柱,让面前这个已经丧失了尊严的大衍人,再次焕发了生的希望,他的心中与黄二一般认为,只要尹元康活着,一切一定可以卷土重来,这群北戎人决计不会是他的对手。

    他的眼眸中有着一丝隐晦的喜悦,但就是这种异常,却让这个小队中为首的一名骑兵给注意到了,立刻紧紧的锁紧了眉头,驱马上前,目光锁定对方,很是显然,一但有任何的不对,那么这个大衍百姓的头颅,便会被他砍下来。

    随着马蹄声缓慢的靠近,以及那剩余的九名北戎士卒的逼近,一种莫名的恐惧不断的碾压着面前的这名大衍人。

    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却并未让开一步,死死的将尹元康一伙人牢牢挡住。

    他的一家老小皆是在北戎人的手上,城中的一切,已经让他们觉醒了先民的惨痛记忆,一昧的听从,定然是无法保全自己一家人性命的。

    那骑在战马上的北戎人,眼睛不屑的看着这个面前的大衍人,他坐下的战马打着粗重的响鼻,灼热的鼻息扑到了他的脸上,闪烁着寒芒的长刀高举,在日光的映射下有些耀眼。

    ‘哗’的一声,一颗头颅跌落在地,滚动了数个圈后,歪倒在了一旁,而那具没了头的身子,亦随之软倒在地。

    那北戎人不屑的笑了笑,在他的眼中,这城中的大衍人就如同圈中的猪猡、羔羊一般,所以丝毫不会因为自己刚刚杀了一个手无寸铁百姓,而产生任何的负罪感。

    这个举动让周围的气氛有了些许的凝固,但面前的这群大衍人的脸上却并无任何的情绪波动,似乎是对着这种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了。

    那为首的北戎人与身后的同伴互视一眼,高声大笑。

    一群已经没有了魂的人,这才是最好的奴隶,一个随意可以剥夺其生死的奴隶,一个丝毫不敢忤逆自己意思的奴隶。

    尸堆中的尹元康看着面前的一切,再也忍受不住了,目怒牙眦之下,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一把挣脱了正努力压制着自己的黄二,飞身跃起,口中高喝

    “尔等蛮夷竟敢伤我大衍子民,拿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