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阅览屋!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阅览屋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天下我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疑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疑云

    那人的声音回荡在清风的耳边,这一刻清风是真的慌了,手掌不断的颤抖,眼神也出现了一丝慌乱。

    然而,还没等到清风反应过来,清风只感觉胸口一闷,随后便如同那女子一样倒飞了出去,同样在地上翻滚了几圈,躺在了女子的旁边,嘴角溢出丝丝的血迹。

    “咳咳。”清风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呆呆的望着站在原地的那男子,眼神中带着恐惧。

    显然,这男子并不是他们能够匹敌的对手。

    然而剩下的两人,明明就是以刺杀而出众的那种,然而看到女子和清风在那人的手下过不下一招,显然已经放弃了抵抗,毕竟他们这知道,即使抵抗了也是徒劳无功罢了。

    那男子却没有管那几人是否放弃抵抗,同样出手向着两人扑去,同样只是一招,两人也如同女子一样倒飞出去,滚躺在女子的旁边。

    “你到底是谁?要干什么?”女子愤怒的吼道,同时也有这恐惧。

    面前这人太过于恐怖,这一身的武功在女子的影响中,除了那个人…似乎没有人能够匹敌。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来到这里,就应该做好死亡带准备。”男子冰冷的话语如同寒风一般深深的刺入几人的身体中。

    四人同时震惊,惊骇的都不知如何说话,这种寒冷杀意,恐怕死在这人手中的亡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说吧,阁下到底有什么事,不可能无缘无故来找我们吧,毕竟阁下这种高人还没必要对我们出手。”终于,女子开口说道。

    那人的眼神一变,似乎多了一丝欣赏,不过很好的隐藏了下去,没人能看到…

    “我虽然对你们没兴趣,可是你们这个组织我却有点兴趣,如果你带我去见你们的首领,也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男子说道。可是这如同请求的话语中却是命令的口气。

    女子却摇摇头。

    那人突然狠狠的盯着女子:“你是不同意吗?”

    女子却只是无奈一笑。:“我们这个组织的首领,其实我们也没见过,我们这都是单线联系…”

    那人的眼中透露出冰冷的神色,“这么说,你们是没用了?”

    说完还没待几人反应便向着女子抓了过去,手掌带着强烈的劲风空气中也有这丝丝的音爆。

    “砰!”不过那人的手掌却没有按照剧情来一掌把女子给打死,那人的手掌直接轰在了几人身后的树上面。

    “砰!”在那人手掌接触那比消瘦男子还粗的树上的那一刻,求也应声倒地…

    男子似乎一点不在意那因为倒下而把林中鸟兽给吓跑的大树,只是向后走去。然后在那几人刚才倒地的地方用手抓起一把泥土。泥土的下面出现了一个如同符纸的东西。消瘦男子喃喃道:“千里传位符?原来是影商的人,我还以为是嗜血的呢,看来于禁的判断也会有错。”

    男子的手掌慢慢摊开,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小珠子,男子静静的盯着小珠子看了许久,然后才紧紧的把小珠子又给握了起来。

    消瘦男子的嘴角带着一丝邪魅的微笑,随后看着身后的方向自语道:“影商吗?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消瘦男子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这里,林中的鸟兽因为声音的消散又重新跑了回来,这里除了泥土中有着血迹,以及那颗倒下的大树之外,还是如同以前一样。

    但是林中的大树又何止一棵,倒下的自然也多,不过不同的时,那棵大树折断的地方有着一个黑色的手印…

    与此同时,一座不知名的城池中,城池的地下有一密室,一男子打开机关从城池中进入密室去。密室的通道墙壁上雕刻这一条栩栩如生的龙,不过这龙的头部却缺了一只角,而且通道尽头的龙头之上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的模样模糊不清,就连是男是女都看不清楚,一身白衣即使是雕刻出来的,也如同随风飘动一般。即使是这样一个画像也散发这无尽的威严。

    清风却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观赏那墙壁上的画像,只是急急忙忙的向通道尽头走去。

    尽头的光芒比通道中要亮几十倍,所以在清风踏入密室的那一刻,因为光芒的照射而遮住了眼睛,片刻才缓缓睁开。

    密室中的空间比上面的城池。还要巨大,可是密室中只有清风的前方有一方水池,水池上有一条小路,小路的尽头有一个大大的椅子,椅子上方坐着一个带着面具的人。

    那面具人的旁边还有这四个侍卫,不过那面具人却如同普通人一般,没有什么特殊的气质,反而是面具人旁边站着的四个人,没一个人的身旁都散发这强大的气势。没一个人几乎都有战斗状态的关羽的凌厉气势!

    清风走过小路便跪了下来,然后对着面具人跪拜了三次,之后才缓缓抬起头。

    “怎么样了?”面具人开口说到。声音如同穿透云霄,震碎星辰一般。空灵而又委婉。

    “失败了…”清风回应道,同时在地上的双手颤抖了起来。

    面具人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把玩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然而面具人左边的那一个侍卫却突然把眼光老向清风。“要你有何用?”

    侍卫吼道。

    “砰!”话音刚落,清风就感觉自己胸口如同被巨石压迫一般。

    “噗!”顿时,清风一楼鲜血吐了出来,洒落在地上。

    “我错了,我是废物,求求主,求求主再给我一次机会。”清风颤抖的说到。然而口中的鲜血却不敢再吐出来,只能忍着咽了下去。

    清风一直在那里磕着头,面具人并未出声,只是把玩这手中的戒指,如同没有看到一般,而那四个侍卫同样也是如此。只是静静的盯着清风,不过并没有什么动作。

    密室中,只有清风在磕头而四人如同没有见到,磕头的响声在密室中回荡,久久不散,显得诡异不已。

    也不知过了多久,清风的头上已经被鲜血淋漓了,那面具人终于抬起了手。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没有完成,你也没有在这个世上的必要了…”